http://www.jzxdzn.cn

南辕北辙的事

日前一次文学创作会聆听山师大周志雄博士的课,周博士大讲了一通写作之辛苦,写篇文章需要调出前人所写上百篇相关作品,就是这样还苦于找不到翔实、准确的第一手材料,光是阅读就要人命等等。听讲的时候,我就觉得这样的写作对搞文学没多少指导作用。写作靠的是灵性,周博士的这种写作方法大概只适合做学术研究,适用于做学问,文学创作还真不是那么回事。
  
  目下搞写作的学院派人士倾情历史散文、文化散文,大都沿袭余秋雨一路,以做学问的姿态去搞创作,趴在前人典籍和尸体上吸血,即使不说不能称为原创,原创性差也是事实,和纯正的文学创作并非一路,不过来料加工而已。——先囤积素材、占有资料,一根羽毛、一堆鸡屎也不漏掉,然后过滤、加工、添加佐料贴上个人标签出售,不就是这样吗?耿立因为写赵一曼还跟赵的孙女打了官司,闹上公堂,有意思吗?
  
  虽说文章并不在于写什么而在于怎么写,但我对这种炒历史散文、文化散文的大杂烩向来是不感冒的,觉得围着历史素材打转转不过是浪费时间,反而不如写写当下、写写个人历过之事。文学写作需要内在的创造力,而今不少做学问的写作者如蒙天佑,怀着病态的兴趣以一种——形同窃贼的方式干着素材源源不断的来料加工,似乎只要上了十字架就不能活着下来,真不知活他几辈子才能把嗅到的东西写完;读这样的“大作”,真的搞不明白作者的写作动机和兴奋点在哪里,不客气地讲,这实际是没东西可写硬要成文的表现。
  
  山大的朗诵诗人高兰教授已仙逝20多年了,生前曾反复告诫弟子:“做学问和搞创作不是一回事。做学问只要耐得住寂寞,甘心坐上十年冷板凳,大都能换个硕士、博士什么的,有那么点成绩;文学创作则不是一路,需要的是灵性。”严沧浪始终认为孟浩然的诗好过韩愈,他在《沧浪诗话》的《诗辩》一章中说“大抵禅道惟在妙悟,诗道亦在妙悟。且孟襄阳学力下韩退之远甚,而其诗独出退之上者,一味妙悟而已。惟悟乃为当行,乃为本色”。
  
  这样看来,历史散文、文化散文着实要比“妙悟”省事省力,掉掉书袋、东拼西凑即是文章,这样写不是不行,但要跑到文学的前台指点江山,那就有些问题,因为实际做的却是南辕北辙的事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jzxdzn.cn/haocihaoju/140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