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啊!”
张凡失声叫了起来。
盘山公路上横卧着一个年轻女子。
二十来岁,穿一套半透明纱衫裙,身材妙,皮肤白,紧闭着双眼,一动不动。
张凡走上前,刚要施救,突然心中一怔:不会是碰瓷吧?
他上个月从江清市中医卫校毕业,前脚出校门,后脚进拘留所,昨天刚刚释放出来,此刻正前往一个小山村应聘村医混口饭吃,他可不想再摊上事儿!
谨慎起见,为避免上当,得先试探她一下!
张凡想到这里,赶紧绕开她,快步向前走去。
走了二十几米,回头看看,那女子仍然卧着不动。
张凡挠头了:路面被太阳晒得滚烫,躺在上面什么滋味儿!?碰瓷的事儿妈要是能吃得了这个苦,干点啥工作不好,还至于从事这项高危行业吗?
一定是出事了!
张凡三步并作两步返回来,弯腰把她抱起来,放到路边树荫下,捉住玉腕儿,切了切脉象。
脉象弦数,虚弱无力,看来,是重度中暑!
需要降温!
张凡拧开矿泉水瓶,喝了一口,对准她胸前大片空地,“扑——”地一喷。
清水立即渍透衣衫,紧贴在肌肤上,将胸前的各种高低不平呈现出来。
静静地观察了一会,女子没有任何反应,张凡着急了:天这么热,如果不及时救醒她,有可能出危险哪!
看样子,必须用“四穴点按”绝招了。
“我是医生,我是医生……”张凡默念着,长长地舒一口气,伸出手轻轻解开她的衣扣。
“嘣”地一下,紧绷的小衫两襟,向左右弹开,袒露出和腹部。
“关元、气穴、中巨、大注……”他用手指在脐部周围慢慢移动,渐渐找准了穴位,指上发力,开始进行点按。
点按进行几分钟之后,女子有了反应,睫毛微微动了动,慢慢睁开眼睛。
还没等张凡开口询问,那女子突然张开双臂,闪电般地搂住他的脖子。
靠!神奇的双臂,简直太有力了,如同章鱼一般箍住他,向下重重一摁,他的脸部便紧紧地贴在她的胸上。
瞬间,一股夺魂的香气,直窜进张凡的鼻子里!
不好!上当了!碰瓷!
张凡大吃一惊,刚要把头缩回来,她的两条柔软大腿却从他后面绕上来,紧紧勾住他的!
我靠,不是碰瓷,是要玩真的!
紧接着,女子四肢一紧,与张凡抱成一团,向路边的悬崖滚落下去!
我去!不是要玩真的,是要命呀!
在身体悬空下落的一刹那,张凡大脑里闪过一系列伤感:难道,就这么死了?我死了,谁来赡养父母?谁来供妹妹上大学?谁来还家里的外债?还有,夺我女友、构陷我入狱的深仇大恨还没报呢……
但是,现在想这些已经屁事儿不顶了!他的身体以自由落体的疯狂,加速度向下坠去!
几秒钟后,耳边传来“嗵!”地一声……
奇怪的是,身体着地后并没有疼痛,眼前的景物变得缥缥渺渺,犹如奇幻的梦境。那女子蹲在张凡面前,拿着一只小瓷瓶,捏着一片树叶,用树叶从瓶里沾了水,往张凡眼睛上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