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涵花坐在他身边,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把一盘饺子风卷残云般地吃光,然后把一杯茶水递过来,问:“你是大学生吧?”
“中专。刚刚从江清中医卫校毕业。”
“你怎么想的?不在市里找个工作,跑我们这小村里当村医?”
涵花这一问,刺中了张凡心中的伤口,那件事的细节不由得在脑海里重放:
张凡毕业前,由于成绩优异,被江清市中医院录用。而女友校花姚苏却没有找到工作。那天,由鹏举竟然当着张凡的面跟姚苏摊牌:只要她跟了他,他爸马上安排她进市卫生局当公务员!
张凡忍无可忍,和由鹏举吵了起来。
进过武校的由鹏举,突然偷袭,一拳把张凡打倒在地,再出一顿组合拳脚,把失去抵抗能力的张凡打成了头。
打就打了呗!谁知这由鹏举出了一个最下三烂的举动:他掏出手,打电话报警,声称有人偷袭,踢坏了他!
其实,整个过程,张凡一直被打,连由鹏举的一根毫毛都没碰到!
后来的事就更加奇葩了:医院“确诊”由鹏举搞完受伤严重,警察局据此认定张凡人身伤害,对他顶格刑拘25天!
张凡昨天被之后,给姚苏打电话,姚苏说,她进卫生局工作了,已经跟由鹏举订婚了,希望他以后不要再打扰她。
这还不是最要命的!最要命的是张凡去市中医院人事处报到,处长告诉他,鉴于他有犯罪前科,中医院已经解除了与他的劳动合同!看着张凡捧着那张成了废纸的劳动合同哭成了泪人儿,人事处长有些不忍心,便愤愤不平地向张凡暗示,中医院领导也是受到了某些势力的压力,才解除合同的。
张凡身上已经快没钱了,又没脸回家乡见父母,便拣了一张过期的《江清晚报》,想在上面找个临时工挣碗饭吃,偶然发现妙峰村招聘村医的广告,便无奈地来了。
这些事,讲起来并不复杂,但是,张凡不想被涵花知道他蹲过拘留所,只好敷衍道:“我打算在基层先干一段时间,积累点行医经验。”
“这……”涵花觉得张凡的解释有点牵强。
张凡怕涵花继续追问,便话题说:“涵花姐,你能帮我点忙么?我最近正在配制一味中药,需要……”
张凡刚要说“一个的唾沫”,但话到嘴边,又咽了回去。
毕竟,刚刚认识涵花不到一个小时,就提这样的要求,显得太鲁莽了。弄不好,会被她误认为他品行不端呢。
“没问题,只要你需要,用人出人,用钱出钱。”涵花不假思考,脱口说道。
一句“用人出人”,把张凡听得脸上微微热了起来,忙掩饰地说:“涵花姐,我需要点钱,去把药材抓回来。”
“噢,这没问题。”涵花说着,顺手拿出钱夹,掏出一沓百元钞票,递过来,“拿去用吧。”
张凡还想客气两句,涵花笑道:“别以为我穷大方。我在村里开食杂店,收入不错。这钱你不要着急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