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这种狠人儿,就是惹不起!即使报警了,警察把他抓了,判了,可是,他出狱后会饶了我?
想到这里,村长决定服输跪。他忍着剧痛,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冲张凡点头哈腰:“张大夫,看来,是误会,完全误会了。对不起了。”
张凡冷笑一声:“光说对不起,就完事了吗?”
“张大夫,您,您有什么要求?尽管说,尽管说!”村长哆嗦了。
“医务室的980元电费是怎么回事?”
村长扭头冲门外躺着的二狗大骂:“二狗,你小子是不是做假帐了?医务室什么时候欠过电费!?泥马给我记住,从今以后,医务室的电费,由村里出!还有,限你明天早晨八点前,把医务室的电给我接好!”
说着,捂着断臂,冲几个人一甩头。
一伙人跟在村长身后,逃出门外。
涵花关上门,愣愣地看着张凡,久久没有说话。而张凡的身体在继续发烧,从丹田向下烧得,身体上某些器官发生了强烈的反应。
涵花瞥见张凡腰间的裤子出现了一定高度,顾不得羞怯,担忧地问:“那药……是不是火性太大呀?”
张凡发现涵花的眼光正落在自己的裤子上,心中一阵惭愧,忙把身子侧过去,挡住涵花视线,道:“涵花姐,我回医务室去了。”
说着,快步跑出食杂店。
跑在村路上,他身体里的火越烧越旺,仿佛全身被浇上了汽油点燃。
不好,要爆炸!
张凡拚命向村外飞跑。
一转眼,就跑到村东头的河边。
河水静静的,河面很宽,美丽的月影投在水里。
张凡扯掉衣裤,一个猛子,跳进凉凉的河水中……
啊……好痛快!
凉水浸遍全身,把体内的燥火顿时降下温来,张凡不禁望天长舒一口气。
好厉害的的药力!
浑身增强几倍的力量不说,爆发得更是不可阻挡。若不是张凡控制力还可以的话,张凡刚才肯定要在涵花的身上犯下幸福的错误了。
不过,这么厉害的药,绝对不能卖给别人。
要是别人吃了这药变了,就要犯罪,犯了罪被警察抓住,还不把张凡给供出来?
看来,必须对益元丸进行改进,使药性变得缓和一些。
张凡回到医务室,连夜研读《玄道医谱》。
终于,他从另外一个滋阴秘方中发现,有一种名叫野姑娘葱的草药,把它加入益元丸药方中,可以调节益元丸的药性,使之变得平和一些。
第二天早晨,张凡骑着自行车,跑了市里、县里十几家中药店去打听野姑娘葱。人家告诉他,野姑娘葱世间稀少,很少入药,一般中药店不经营。
最后,他终于在一家老字号买到了一株野姑娘葱。
不过,店主告诉张凡,这棵野姑娘葱是几年前收上来的,卖完就没有了。
张凡回到医务室,把野姑娘葱研成末,配入益元丸药方中,又去找涵花,用她的唾液和好了药丸,然后从食杂店拎回一桶散装白酒,把益元丸浸入酒中,制成药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