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蹲拘留所时,贺峰和张凡同一个监室。贺峰八岁起就缀学跟师父学武,功夫相当了得,在江清市道上,是有一定名气的。
他是孟三的打手,孟三想修理谁,一般都是指使贺峰动手。贺峰下手极狠,有一次,监室里新来一个强歼犯,得意地吹嘘自己先杀后奸的“光荣历史”,把孟三给惹烦了。在孟三的授意下,贺峰把强歼犯骗到卫生间,避开镜头,将其手指掰断三根。当时,断骨时发出的声音咔咔响,从卫生间传出来,令人起鸡皮疙瘩,张凡至今回忆起来当时的场景,还不禁身上冒冷汗。
“小凡,你知道吗,这峰子,学的是地趟拳,所以两条腿上的功夫贼刺喇地好,但是另外一条腿太差劲了,所以,在他老婆面前老是抬不起头。你这酒……嘿嘿,他正好用得着……”
张凡半信半疑:“孟哥,开玩笑吧?贺峰长得铁塔一样,难道那玩艺也不好使?”
“这个……哈哈……小凡,你就不懂了。有些人看起来很加农,其实银样蜡枪头。”
孟小本吃吃地笑了,一边吃菜,一边等着“蜡枪头”的到来。
过了十来分钟,高大威武的贺峰从外面风风火火地闯进来。
一见张凡,贺峰惊喜不己:“兄弟,你啥时候出来的?太好了!”
“前几天出来的。”
两人热烈地聊了起来。
孟三是个急性子,把益元酒往贺峰面前一推:“峰子,这是小凡兄弟特地给你准备的好酒。”
“给我准备的?”贺峰拿起酒闻了闻。
张凡把药酒的特性介绍了一遍。
“真的有那么厉害?”贺峰有点不信,他此前也是补药补酒用过不少,但根本没有用。
张凡点点头,笑道:“我用过一次,当时差点把一个寡妇给扑倒。不过,除了我之外,别人还没试过,这瓶酒就是想请贺兄试一下,如果有效果的话,帮我找找销路。”
贺峰一听,拿起药酒瓶就倒了半杯。
量大了!
张凡想要制止,已经来不及了,贺峰一仰而尽,抹了抹嘴,赞道:“味道不错呀,像五加白!”
说着,又给孟三倒了半杯。
孟三见贺峰喝得痛快,自己肚里的馋上来了,便陪着贺峰喝了半杯。
贺峰没喝够,又要拿起酒瓶倒酒。
张凡摁住了贺峰的手,给贺峰和孟三各倒了一杯啤酒,笑道:“孟兄,贺兄,这酒后反劲,不能多喝,喝多了会触犯法律。”
三人边喝啤酒边聊,大约聊了二十多分钟,孟三和贺峰的脸色都有些变化,红润润的,眼睛发亮。
尤其是贺峰,腰板挺直,眼睛圆睁,眼光里透出惊喜。
“峰子,怎么样?那个啥了吧?”孟三含笑问道。
贺峰抿着嘴,憋红了脸,有几分得意,有几分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都多少年没那个啥了,看来,这酒太神了。”
孟三此时也是有些坐不住了,便站起来,道:“小凡,峰子,你们俩跟我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