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摊开双手,无奈地道:“你们两人都出一万,我卖给谁呀?!”
贺峰搂住孟三肩膀,央求道:“,这酒对于来说,是锦上添花。对于小弟来说,可是雪中送炭哪。,这一回,你就让着小弟好不?”
贺峰这么一说,孟三没电了,擂了贺峰一拳,骂道:“好吧,你先拿去吧。不过,要好好帮小凡兄弟推销。”
贺峰马上从怀里掏出手机:“兄弟,我先给你转帐过去三万,除了这一万酒钱,另外两万是我预付的两瓶药酒钱,好吧?”
孟三骂道:“泥马峰子,得寸进尺!我把第一瓶让给了你,你又预订两瓶!”
孟三说着,也掏出手机,对张凡道:“小凡,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呀。我也给你转三万,预定三瓶药酒。”
张凡几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的耳朵了:两个人都要给我打钱?
而且一下子就是六万?
这可能么?
不是做梦吧。
“小凡,”孟三用手机把钱打过去之后,又说道,“你这药酒肯定好卖,你就放心大胆多配制,我和峰子肯定帮你推销。”
正在这时,孟三和贺峰发现张凡的表情变了。
只见张凡眼神直愣愣地向大厅看去,好像发现了什么,眉毛紧皱,呼吸变得急促起来。
二人急忙随着张凡的视线看去。
大厅外走进来一男一女。
孟三小声问:“小凡兄弟,这两人是——?”
张凡颤声道:“女的是我前女友,男的就是陷害我入狱的那个小子!”
由鹏举和姚苏!
只见由鹏举一身名牌,脸上意气昂扬,十分得意地搂着姚苏的腰。
姚苏一个月不见,变化惊人:名包钻戒,画着浓妆,珠光宝气,一反过去农村小丫青涩的样子,显出一派有钱女人的劲头。
这两人显然没有注意到张凡,方方地走到邻座坐下,由鹏举伸手打了个响指,叫道:“服务生!”
张凡斜眼看着姚苏,心情相当复杂:姚苏跟张凡一样,也是来自农村,家境不太好。张凡曾经为了她喜欢的一只包,每天晚自习之后去饭店洗碗,一直干了半个月,攒够了钱,把提包送到了她的手上。当时,姚苏的眼里满是感动。
可是,一转眼,名花移主儿了!
此刻,姚苏依偎由鹏举怀里,抬头看着由鹏举。她的眼色那是相当地巴结,眉眼之间,透出一股雌激素过剩时所特有的媚态,张凡看在眼里,恨在心头,恨不得冲上前把姚苏暴揍一顿才解恨。
贺峰见张凡脸色白得像纸,不由得担心问道:“小凡,你……没事儿吧?”
“当!”
张凡的拳头狠狠地砸在桌子上,随即端起酒瓶,把一瓶啤酒灌了下去。
这一拳发出的声音,引来了由鹏举的注意,他和姚苏同时松开手,扭头看过来,马上发现了邻桌坐着的竟然是张凡。
由鹏举拍拍姚苏的腰胯部位,轻笑道:“你老相好来了。”
姚苏娇嗔地打了由鹏举一下,轻骂道:“别胡说八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