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由鹏举又是轻蔑一笑,伸手把大背头往后捋了一下,另一只手把姚苏纤腰往自己怀里紧紧搂了搂,道:“听说倒霉的人,总是用幻想来安慰自己。你败了,败在我手下,而且败得相当难看。现在的事实就是,姚苏,她是我的!就算是我从你手里抢来的,又有何妨?争夺配偶,是雄性的本能,谁争到,谁有本事,失败的一方,就得远远地滚开。我要提醒你一下:看见没,马路对过大楼,就是卫生局!今天我把话撂这儿:以后你不准到这酒店吃饭!再看见你出现在这里,我保证再次把你打趴下!”
“你管得挺宽呀!我到哪儿吃饭,省长都管不了!你算老几呀?”
由鹏举吸了吸气,吼道:“我已经对你很客气了,别给脸不要脸。要知道,这是江清市!这个地盘,我们由家说了算。”
“鹏举!”身边的姚苏突然发声。
姚苏觉得上次由鹏举把张凡猛打了一顿然后又把他送进拘留所,然后又通过关系使张凡失去了中医院的工作,这些举动本属于很过分了,张凡没来找他拚命就算不错了。今天一见面,由鹏举竟又口出不逊,污辱张凡,这简直太不像话了。想到这里,她便轻轻拉了拉由鹏举的胳膊,小声劝道:“你少说两句吧,咱们走!”
由鹏举扭头看着姚苏,脸上冒出一阵阵酸气:“怎么,你心疼他了?”
这一句,惹得姚苏粉面飞红,手一甩,把由鹏举粘在自己腰上的手拨拉掉,尖声怒道:“心疼他又怎么了?!大家起码都是同学,你为啥叮住他欺负起来没完?你欺负老实人有瘾?”
“哟哟哟,胳膊肘子真往外拐!”由鹏举怪叫道,随即猛地伸出手,抓住姚苏胸前,左右拨拉着,把姚苏拨拉得东倒西歪,然后一搡,姚苏差点被搡倒在地,多亏撞在桌子上,才没有出丑。
“你打我?”姚苏皱眉,被撞疼的腰部疼得几乎落泪。
“打你怎么啦?”由鹏举指着姚苏骂道,“刚骑了你几天,你尾巴就翘起来啦?别忘了,你现在在卫生局还是试用期,明白吗?试用期!我由家能让你进卫生局,就能让你出来!不老老实实给我跪舔,分分钟叫你去当村医!”
这番话分明是刺痛了姚苏的痛处,她一个农家女,家里也是借钱供她念书,没门没路,基本上属于毕业即失业的命运。因为投靠了由鹏举,才当上了公务员,这个结果对她来说几乎是一步登天了,这些天来,她进出卫生局上班下班,心情特别爽快,她可不想得罪了由鹏举,被由家从卫生局一脚踢出来!张凡不是已经被由家使坏,失去了中医院的工作吗?
想到这里,姚苏努力地在脸上堆出媚笑,走过去,重新挽起由鹏举的胳膊,讨好地摇着,娇声道:“鹏举——这么凶巴巴地干吗!”
张凡看到曾经属于自己的女人,竟然在死敌面前撒娇,心中一阵难过。他不但替姚苏难过,更替自己难过:在他和由鹏举之间这场争夺配偶的决斗中,他被彻底击溃!虽然现在他心里有了更可爱的涵花,对于姚苏的叛变已经能够坦然接受,但作为雄性,失败的滋味比失败的后果更可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