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贺峰急了,狠狠地拧弯由鹏举的胳膊,道:“膀子也要卸,指头也要断!”
“这……”张凡心里极为渴望听到由鹏举指头断裂的“咔咔”声,那声音将会给他带来绝对快感。但是,他从小受老实巴交的父母的影响,处处与人为善,从未产生过这样血腥的想法,让他立即答应弄废由鹏举,他的心理上确实无法快速突破。
孟三是个聪明人,看到张凡犹豫,突然反应过来:张凡担心吃官司!是呀,这种事,既然我是张凡的忙,就不要把张凡拖累进去。孟三想到这里,笑着对贺峰道:“人家小凡是文明人,不喜欢卸膀子断手指,那——”
“怎么?,你要放了这小子?”贺峰不服气地吼道。
“依我之见,就……弄瘸吧!”孟三轻描淡写地说。
他这“依我之见”四个字,直接把未来可能的刑事责任揽到自己身上,把张凡给剔除到了责任圈子之外。
“好!”
贺峰得令,抬起脚,狠狠地往由鹏举脚面上一踹!
“啊呀!”
贺峰是练过地趟拳的高手,脚上的功夫极其了得,平素踩碎砖头、卵石什么的跟玩似的,由鹏举的一只脚怎么可能承受得了?这一脚踹下去,由鹏举惨叫一声,随即蹲在地上,双手捂住脚,疼得脸型都变得扭曲了。
此刻,他的脚骨断了,整个脚面平平地塌了下去。
贺峰抡起巴掌还要打由鹏举,孟三微笑着拦住,道:“慢慢消遣!以后见他一次打一次,何必凑在一次打死了再也见不到了?”
贺峰愤愤地蹬了由鹏举一脚,意犹未尽地道:“便宜你了。”
三个人刚刚准备离开,由鹏举尖声叫道:“有种别走!”
贺峰回头笑问:“想打我?”
“我爸马上到!”
说着,快速拨了一个号,冲着手机哭叫道:“爸,我被人打了……在阳光酒店大厅……你快带人来!”
“噢,还有救兵呢!我好怕怕呀!”贺峰假装苦笑道。
由鹏举艰难地用一只脚从地上站起来,坐回到座位上,擦了擦脸上的汗水,大声道:“五分钟,你们有种等五分钟!”
孟三和贺峰互相看了一眼,不由得露出笑容。
“既然人家有人来,我们就再喝一杯茶等吧!”孟三说着,一屁股坐回到桌前,重新端起茶水,喝了起来。
贺峰也是抓起一把干果,扔到嘴里,慢慢嚼了起来。
看二人的表情,一点也不在乎。
只有张凡内心相当紧张:毕竟,贺峰把由鹏举的脚踹断了!这在刑法上可能定为伤害罪呀!由家能轻易罢休吗?弄不好叫来警察,我又得吃官司了!而且,把两个好朋友也给坑进去了。唉,真是的,早知道会有这个结果,就不来找孟三帮忙卖酒了。
张凡在忐忑不安之中度过了五、六分钟,忽听大厅门口一片吵嚷声。
接着,一伙人从外面冲了进来。
大约有二十几个人,头戴摩托盔甲,身穿尼彩战服,手上有持电棍的,有拿砍刀的,还有几个提着一米多长的螺纹钢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