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由英一看张凡身手不凡,情知遇到了硬碴子,单打独斗不行,必须实行群狼战术才能拿下张凡,他冲众保镖厉声喊道:“都愣着干什么?一齐上!”
“哇!”
十几个大汉仗着人多,发出大声叫喊,抡起手中武器,一窝蜂地扑上来。
这时,一直在低头喝茶的孟三抬起了头,直向由英看去。
由英也在同时看到了孟三。
只看了一眼,由英浑身一激灵,手脚酥麻了,急忙颤声喊道:“住手!住手!”
众保镖不明就里,纷纷停下来,愣愣地看着老大:怎么刚才让打,现在就叫住手?我们老大迷糊了?
由英的脸上慢慢由惊恐变成谄笑,小心地上前一步,低下头,冲孟三弯腰道:“哎呀,是孟老板哪!”
孟三揉了揉鼻头,吸了吸,嘴里不屑地哼了一声,眼皮也懒得抬起来,继续呷着茶水。
“孟老板,您瞧我这狗眼神,愣是没看见孟老板在这坐着呢,差点冲撞了孟老板。”
孟三这才抬起头,打量了由英一眼,假装惊讶道:“这不是由先生吗?”
“孟老板,正是在下。刚才犬子惹您生气了吧?”由英说着,回过身来,抬手抽了由鹏举两个大耳光子,骂道:“兔崽子!整天就知道出来惹事!还不快给孟叔行礼!”
由鹏举被打得脸上顿时红肿起来,昏头昏脑,冲由英嘶叫道:“他们打我,你不帮我,却反而来打我!”
“打你是轻的!臭小子,快给你孟叔行礼!”
由英摁着由鹏举的脖子,生生把他的腰摁弯,给孟三行了一个鞠躬礼,然后把由鹏举往旁边一推,拱手道:“孟老板,都是我管教不严,回家之后,我定要严厉惩罚他。”
孟三微闭双眼,轻轻道:“他没有冲撞我,他冲撞我老板了。”
说着,冲张凡恭敬地道:“张老板。”
张凡翘起二郎腿,“嘣!”往嘴里扔一颗干果,用眼睛斜了由英一下,并不说话。
由英可是吃惊了:张凡这小子,一个月前被我儿子踩得像条虫子。怎么突然之间武功绝顶,而且成了孟三的老板?!
要知道,孟三在江清市可是大名鼎鼎的神级道上人物、康乐餐饮娱乐公司老板。由英即使跟别人再牛,遇见孟三,也立即就只有装孙子的份儿。
而此刻,孟三竟然要恭敬地管张凡叫老板!
看来,张凡……已经今非昔比了?
但不管孟三所说是虚是实,我还是谨慎为上。
由英想到这里,回头冲由鹏举道:“还不过来,给张老板道歉!”
由鹏举用一只脚跳了起来,声嘶力竭道:“要我给他道歉!爸,你就叫我死吧!”
由英伸手要摁由鹏举的脖子,张凡忽然觉得无聊,便站起来,冲孟三和贺峰道,“走走,我看他们爷俩就恶心,多待一会都受罪。”
孟三道:“老板,那就走吧。”
三人并肩向酒店大门走去。
“张凡,你等着,有你没我,有我没你!我要是不整死你,我就是我妈生的野种!”由鹏举在身后大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