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第二天上午,张凡骑自行车回到妙峰村,没来及回医务室,而是直接走进涵花食杂店。
他昨天已经给涵花发过短信,告知她卖药酒赚了六万块钱的事,他想,涵花一定非常高兴吧。
不过,令张凡奇怪的是一见面涵花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么高兴,反而表情淡淡的,脸上挂着一层雾一样的忧伤,两只含情的眼睛瞟着张凡,似有一种含嗔带怒。
“涵花姐,你……怎么不高兴?”张凡第一次见到涵花生气的样子,感到特别打动他的心,禁不住偷偷用神识瞳欣赏她衣服下好看的腰身。
“没有呀!我挺高兴的。”涵花板着脸,给张凡开了一瓶汽水,“瞧你热的,快喝吧。”
张凡一边喝着凉凉的汽水,一边问:“涵花姐,我赚了整整六万块钱哪,你不替我高兴吗?”
“高兴,我不高兴我还哭呀?”涵花轻轻地呛了他一句。
“可是,你……你心里有事吧?”
“没事。”
“你要是不告诉我,我再也不来你店里买东西了。”
“不来就不来了呗!”
“涵花姐,求求你了——”
涵花见张凡真的着急了,便开始不忍心,只好叹了口气,幽幽地说,“你挣钱,我高兴。可是,我心里有点虚。你有这么大的能耐,一次就能挣六万,将来,你肯定还会赚更多的钱,会成为一个大富翁。到了那时,你怎么可能窝在我们这小村里?你一走,我……我们村里又没处看病了。”
其实,涵花本意是想说“你一走,我就看不到你了”,话到嘴边,突然改成了“我们村里又没处看病了”。
“原来是为了这个呀!”张凡拉住涵花的手,轻轻抚摸着,“涵花姐,我不会走的。你放心,只要你在村里一日,我就当村医一天。”
“真的?”涵花眼睛亮了起来,双手紧紧地握住张凡的手。
“我敢骗天老爷,我能忍心骗涵花姐么?”
涵花心中一阵高兴,表面上却装作不相信,撇了一下小嘴,嗔味十足地道:“那可说不上!谁知你肚里花花肠子怎么绕的?”
“你不信的话,我发个誓:如果我离开妙峰村,就叫我……“
“闭嘴!”涵花生怕张凡说出什么不吉利的话来,伸出手将张凡的嘴捂住。
张凡的嘴唇,立刻吻上了涵花柔软的手心肉上。
好软好香的手!
涵花的手心仿佛有一种磁力,促使他使劲地吸吮着,吸得涵花手心发痒,半条胳膊都酥麻了,红着脸嗔道:“你干嘛呀!”
张凡也觉得自己过于莽撞了,不好意思地低下头:“涵花姐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看到张凡窘迫的样子,涵花又心疼了,用手轻轻抚摸着张凡的头发,意味深长地道:“没事,即使你故意的,姐也不怪你。”
张凡听见这话,不由得一阵店,边走边看,一直来到了金饰品柜台。
看了一会,相中了一条15克的金项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