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胖子也是第一眼就看出张凡身上的地摊货,便轻蔑地斜了张凡一眼,扭头对女友说:“我就奇了怪了,这年头,什么人都想弄条金项链戴?”
女的把蛇腰一扭,白了张凡一眼,道:“就是嘛!也不看看自己的实力,十块钱买条假的戴戴过瘾就成了,何必肉疼地买真金白银?”
张凡被两人一句接一句挤兑着,心中不由得一股火苗上来了。不过,他忍住了:像这种鸟人,社会上到处都是,打也打不过来,只好把他们的话当屁听了,不搭理就是了。
胖子见张凡没反应,以为张凡自卑了,便提高了声音,对女友说:“上个月给你买的几条金链子太土了,今天,挑几样新款的吧。”
“要得!”女的哼了一声,一副不打土豪白不打的表情。
胖子拍拍柜台,对营业员道:“喂,细的不要,你把粗的都端出来。”
营业员一听胖子的口气很大,再加上二人的名牌衣着,情知来了大主顾,急忙打招呼,并且拿出项链让他们挑选,把一边站着的张凡完全当成空气。
一阵屈辱的感觉袭上心头,张凡提高了声音,冲营业员道:“你,把那个粗的拿来我看看。”
营业员斜了一眼张凡,见他眼里冒出愤怒的光,她的心中一格登,也有些顾忌,便很不情愿地拿出了那条项链,“看清楚,这个六千多呀!你钱够么?”
张凡刚刚要伸手去接,胖子却把张凡的手往边上一拨拉,抢先一把将项链夺过去,转手递给女友:“这个样式不错,就是有点细了。”
女友又斜了张凡一眼,娇声道:“老公,我首饰盒里粗的太多了,我都不喜欢了,还是买条细的嘛。”
明摆着,营业员、胖子和女友这三人,在合伙消遣张凡。
张凡本来不想惹事,但此刻实在按捺不住了,伸出手,一下子握住了胖子的手腕儿。
胖子刚刚要光火,忽然手上的感觉不妙!
他的手腕好像被一只铁钳钳住,而且越钳越紧,骨头仿佛要断了。
胖子的脸上渐渐沁出了汗珠,他用另一只手从女友手里夺回那条项链,递还给张凡:“先生,对不起。”
“说声对不起就完了?”张凡手上再用一分力。
胖子感到一阵剧痛,双腿一弯,跪了下来,鼻涕眼泪一齐流了出来:“爷,爷,爷你留我这只手吧!”
胖子的女友看着“老公”跪地的熊样,一万分瞧不起,跺着脚大骂:“见人就跪!原来,你就这点能耐呀?”
说着,转身而去。
张凡瞅得清清楚楚,抬脚向那女的高跟鞋上轻轻一踢,女的尖叫一声,失去平衡,摔倒在地。
张凡松开胖子的手,含笑道:“老兄,别跪着,太丢人了。”
胖子急忙爬起来,要去拉女友。那女的把手一甩,骂道:“看你这副贱骨头,也配追本小姐?拜拜!”
说着,大步离开了。
“等等,等等,我也是没办法,这个人是武林高手!”胖子一边解释,一边跟在女友后面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