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医神?鬼管我叫医神?
世事就是这么颠倒:在人的眼里我是个蚂蚁一样的小村医,在鬼的眼里我竟然是神的存在。
上次在妙峰村外的悬崖之下,那个仙女曾经说我前世治好了她的眼睛。这两件事联系起来一想,我真的是有些来路?
张凡有一种问个究竟的强烈,但话到嘴边,又打住了:我堂堂医神,怎么能屈尊向小鬼打听消息?那岂不自贬了身份?更何况,他就是一个小鬼,道听途说,未必知道更详细的东西。
想到这,张凡鼻子里哼了一声,继续保持虚张声势,低声喝道:“既知医神到此,还不速速滚开!”
“我马上走,我马上走。”
那鬼答应着,站起来。
“慢,”张凡说着,从地上拾起那刀黄纸,扔给男鬼,“我这里赏你冥币一亿元,你拿去吧!从今以后,你不可以在人间逗留,要速速前去奈何桥,用钱打点守桥小鬼,让他们放你过去。然后,你直接到阴司报到。这笔钱够你在阴司找个年轻的女鬼了,你还可以拿这笔钱去崔判官那里走走人情,争取安排个富贵人家早日投生吧!我警告你,你若再来打扰这个女孩,我定然用法绳缚住你,送交阴刑司,把你打入十八层炼狱,锉骨熬油,下辈子投生为老鼠!而且不是仓鼠,是厕鼠!”
男鬼听完这番话,喜出望外,感动得流出了两点鬼泪,连连磕头,道:“谢医神大恩大德,小鬼再也不敢胡闹了。现在小鬼即刻前去奈何桥!”
说完,把那刀黄纸夹在腋下,倒退到墙角,一闪,便不见了。
张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一坐在沙发上,暗暗感叹:驱鬼比治病辛苦多了。
回头看看,钱蕴还在沉沉地睡。
张凡这时也困了,便曲着身子窝在沙发里睡着了。
第二天早晨,张凡被一阵敲门声唤醒。
睁开眼睛一看,钱蕴他怀里,睡得正香,而且一条胳膊张凡脖子下,另一条胳膊搭在张凡腰上,小手正放在一个不该放的地方……
这死丫头,什么时候跑到沙发上来的?
吼吼,这不是要坏我清白名声吗!
敲门声还在一声接一声地持续着。
张凡急忙爬起身,把钱蕴抱到,然后才走过去打开门。
只见李秀娴一脸焦急地站在门外。
她显然是刚起床,穿着低开领口的黑绸睡衣,衬托得肌肤更是白晳了几分。张凡不禁在领口处多看了几眼。
李秀娴首先用眼光在卧室里一扫,见沙发上放着枕头,而女儿在和衣而睡。
她提着的心,终于松开了,长长舒了一口气,暗暗赞许:看来,张凡这小伙子还是很老实的。
张凡便把昨天晚上驱鬼的事简单说了一下。
这时,钱蕴也醒了,气色很好地抻了一个懒腰,欢快地对妈妈说:“妈,我昨天晚上睡的太好了。唉,这么些天来,第一次睡个好觉。”
张凡不由自主地摸了摸下面,心里苦笑道:你睡得倒好,我可是前半夜没合眼。后半夜虽然睡了点觉,却差点被你把那个啥给那啥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