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钱亮总算把心放进肚子里了,感慨道:“你这车技比我高多了,我从来不敢超过一百公里。”
“呵呵,还是稳点好。”张凡谦虚地道。
钱亮在点烟器上点了两支烟,自己叨一支,巴结地把另一支塞到张凡嘴里,小声道:“小张,我问你点事。”
“什么事?”
“你昨天说的那个啥……那个什么药酒……”
钱亮欲言又止,表情相当尴尬。
“呵呵,对,药酒,壮阳增长,神效。”张凡道。
钱亮的声音又低了许多,“你可以……给我一瓶吗?”
“怎么?钱叔这么快就找到销路了?”张凡不禁兴奋起来。
“哪里哪里……我,我是自己想……哈哈哈,见笑了。”
钱亮欲言又止。
张凡心里笑翻了:跟贺峰一样,也是银样蜡枪头!
“没问题,现在我们就开回妙峰村取酒。”
张凡把车开下高速,直奔妙峰村。
二十分钟后,两人到了医务室。
张凡把一瓶药酒递给钱亮,含笑道:“钱叔,你可别让我得罪人哪!”
“得罪人?”
“嗯。”
“得罪谁?”
“得罪秀娴阿姨呗!”
“这哪对哪呀?我糊涂了。”
“钱叔,你还不明白?我的意思是,你别跟秀娴阿姨透露是我给你的酒呀。不然的话,秀娴阿姨天天晚上被你折腾得半死不活,还不恨死我?”
“呵呵呵呵,”钱亮淫笑一下,用手捅了捅张凡,小声道:“你呀,太嫰!”
“嫩?”
“超嫩超萌!你用脚丫子想一想!”
“我脚丫子不会思考!”
“现在有点钱的男人,哪个有劲往自己媳妇身上使?不瞒你说,外面几房我都应付不过来,哪有闲功夫在你秀娴阿姨那里浪费弹药?”
张凡愣了一下。
有点后悔。
眼前浮现出李秀娴黑色睡衣白晰肌肤的之美。
我这药酒,会使钱亮在外面更加那个!
这……对于秀娴阿姨太不公平了!
送走钱亮之后,张凡开车来到食杂店。
涵花在后屋洗澡呢,张凡一进门就听到里间传来哗哗的水声。
见他推门而进,她急忙羞色万万地用浴巾围住身体,迅速溜进里间,换好衣服,才重新出来。
“什么惊喜?”涵花一边整理湿湿的长发一边问,样子很动人。
“你闭上眼睛。”
涵花顺从地闭上眼睛。
张凡拿出金项链,挂在她脖子上,“好了,睁开眼睛吧。”
涵花睁开眼睛,摸着滑滑的金项链,眼里透出惊喜。
从来没有男人给她送过礼物呀!
“你给我买这个干吗?好贵吧?”
涵花脸红红地,一双弯月眼,水汪汪地瞟着张凡。
“再贵也抵不上你的人情贵。”张凡真诚地说。
“人情?”
“若不是你的那个啥,怎能配成益元药酒呀。没有益元酒,我穷得连医务室的电费都交不起了!”
张凡说的是动情的心里话。
涵花脸红了,“你可别再夸我了,再夸,我找不到北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