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说完这句话,就任命地闭上眼睛,等待着父母的宣判了。
爸爸妈妈沉默不语了。
过了五、六分钟,妈妈小声问:“她,带孩子么?”
“没生过。她结婚不长时间老公就走了。”
“噢,”妈妈扭头看看爸爸,两人交换了一下眼色,然后又问张凡,“小凡哪,你是不是担心娶媳妇给家里增添负担,这才找个,想省点钱?”
张凡哭笑不得,摇了摇头,暗道:妈,你想得也太古怪了!
“妈!你说什么话呢!”
张燕一下子看出哥哥心情不好,生气地斥责妈妈。
“哥哥是那种没档次的人么?你以为我哥‘剜筐里就是菜’?”
“我没说呀!”妈妈辩解道。
“你也不看看,我小嫂美成什么样了?电视上的演员,有几个能跟她相比!”
张燕说得没错,涵花长得确实属于能“惊动中央”那类的!
妈妈和爸爸对视了一下,点了点头:确实,这个刘涵花实在是像朵花儿,看来儿子是真心喜欢她。
“那……只要你觉得她好,家里没意见。”爸爸首先表态。
“是呀,小凡,只要你们俩过得和和气气,她结过婚又有什么?还有,她大你几岁也不是事儿,你没听说过,‘女大三,抱金砖;女大五,赛老母’?”
“就是嘛。现在这些女孩,即使没结过婚,你能保证她没跟男人睡过觉?哼,说不上经过几手、流过几回了!”张燕愤愤不平。
“闭嘴!一个姑娘家,说这样的话,也不臊得慌!”爸爸斥了一句。
“哼!小嫂就是比她们强多了!”张燕不服地说。
妈妈喜爱地用手着手机屏幕,“这个闺女,慈眉善目,一看就是个好媳妇!妈其实好喜欢。”
“爸,妈——”张凡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。
妈妈道:“人家涵花也不小了,别把人家拖老了,既然你决定了,赶紧把婚事办了吧。媳妇娶进门,爸和妈也就放心了。”
“好!”
吃完饭,张凡马上开车直奔妙峰村。
“涵花,我有个特大喜讯要告诉你!”张凡一边开车,一边给涵花打电话。
“什么喜事?孟三他们又帮你联系到了大客户?”
“不是不是。先不告诉你,等见面再说。”
张凡放下手机,加大马力,风驰电掣,一心要当面给涵花一个惊喜。
丰田一溜烟地开进了妙峰村。
咦?医务室门前怎么这么多车?
张凡心中一惊:出事了?
只见医务室前停着四辆警车,还有一辆白色面包车,车上印着“江清市药品监督管理局”字样!
药监局?
他们来干啥?
如果是来检查工作,那警车又是为了什么?
张凡把车停在路边,刚刚熄火,警车突然打开门,全副武装的警察从车里跳出来,冲张凡喊:“下车下车!”
张凡心里格登一下:坏了!
果然出事了!
八成是益元药酒的事犯了!
接着,那辆药监局的面包车门也开了,几个制服人员跳下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