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很快,张凡被裁定行政拘留五天,没收全部非法所得,外加罚款10万。
张凡的帐户和父母帐户上的存款全被划走,然后又把钱亮借给他的丰田车给没收了,去顶罚款。
六天后,张凡一脸苦逼地从拘留所走出来。
这些天张凡在拘留所里一直担心,益元药酒一定是从孟三和贺峰那里开始出的事儿。也不知他们二人受到多大的牵连!张凡一走出拘留所,他马上给孟三打电话。
孟三手机关机。
再找贺峰,贺峰也关机。
两人同时关机?
张凡感觉不对,看来,真的要坏事。
把电话打到康乐餐饮娱乐公司,那边有个值班的告诉他公司休业了,然后直接挂了电话。
休业了?
莫非,孟三进去了?
不祥之兆袭上心头。
还有,想到被罚没的丰田车,张凡更是上火:本来那车是钱亮借给他的,结果被没收了。他在钱亮那边怎么交待?
他忧心忡忡地拨通了钱亮的电话:“钱叔,你的车,被罚没了。”
钱亮正在外地谈项目,听了张凡的讲述,哈哈笑起来,他告诉张凡不要在意那辆车,等他回江清之后再处理有关事宜。
尽管丰田车的问题解决了,但张凡仍然深度郁闷,灰溜溜地回到妙峰村。
走到医务室前,只见门上贴着两只大封条,互相交叉着,打了一个醒目的“x”!
细细一看封章,是江清县卫生局封的。
钱给没收了,车给抢走了,又把医务室封了……还让人过活不?我不就是卖几瓶壮阳酒么?有什么危害?大药店里还天天卖伟哥呢,你怎么不查封?
张凡越想越来气,怒气上升,抬手就要撕封条。
当封条被揭下来一半时,张凡的手停住了,思忖着:不好吧,撕封条等于违法,万一被柳老五他们看见,偷偷告我一状,弄不好我就要三进宫了。
拘留所真不是好地方,再不能进去了!
即使我自己破罐子破摔,也要注意父母和涵花的感受呀!
想一想,狠狠地往门上吐了口唾沫,把封条重新粘上。
然后,无力地放下手,前额抵在门上,一动不动。
两滴泪水,从眼里滚出来,滴在干干的地面上。
无声!却溅起了两点蘑菇云形状的灰尘。
半个小时后,张凡一脸沮丧地地推门进到涵花食杂店。
几天不见,涵花清瘦了不少,见张凡回来了,猛扑上来,拉着他的手,眼泪扑扑地往下掉。
“在里面,他们没打你吧?”
涵花轻抚摸他的脸。
妈妈也问过同样的话。
张凡不觉心中热乎乎的。
觉得眼前这个大姐姐就像是他避风的港湾,他真想扑到她怀里大哭一场。
“没。谁敢打我呀?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力气。”
张凡尽量轻描淡写,忍住眼泪不让它流下来。
“那就好,这些天,我担心死了。”
“涵花姐,你瘦了。”
“我瘦点穿衣服好看,关键是你没事就好。”涵花抹去眼角的泪花,浅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