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店老板暗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,缓步走过去,脸上像一团鲜花似地笑着,从嘴里吐出来的话真叫甜:“这位同学,我一眼就看出你不一样。”
“咦?怎么不一样?”
“跟普通的年轻人不一样。看好古玩字画?真是难得,年纪轻轻的就有这等雅好!少见了,少见。”
店老板在猜摸人心理方面,是“百炼成大神,久炼成砖家”,作为奸商,货好货不好不重要,关键要有一张控制对方心理的好嘴。
眼前这个年青人,一看就是刚从校门出来的,社会经历不丰富,说不上这一顿糖衣炮弹轰过去,就把他直接打晕掏出钱包了。
张凡岂能不明白店老板的阴险,既然你主动找死,那我就将计就计。
张凡脸上现出得意之色,表示对这些恭维十分受用的样子:“过奖了。我只是喜欢陶冶情操而已。”
“真有见识!古玩鉴赏,确实能陶冶情操。”店老板连连点头。
张凡装出一副很熟悉古董业务的口气问:“先生,这鼻烟壶品相尚可,我有点喜欢。请问,要价多少?”
店老板“惊诧”地叹道:“同学,你在古玩方面道行不浅哪,一眼就看出这鼻烟壶有价值。我跟你说,这可是康熙官窑的精品,再往保守点说,至少是同治年间的……”
张凡嘴角挂出一丝嘲讽,“先生,既然你这样说话,那我还是去别家逛逛吧。”
说完,背着手,径直往门外走去。
店老板心里明白,他二百四十元收购的鼻烟壶,这一点,对方刚才就站在旁边观看,是了解的,因此,狠宰对方一把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了。
只能把它当成精品现代鼻烟壶,卖个相对高价了。
想到这,他快步走过去,挡在张凡面前,弯腰含笑问:“这位同学,别急着走,好商量,好商量。”
“商量什么?你以假充真,没得商量。”
“我托心跟你讲,这鼻烟壶虽然是仿制的,但工艺水平一流,属于罕见。我看您这衣着打扮,还有这气质,肯定是一位深藏不露的收藏大家。为了和您交个朋友,这壶我就忍痛割爱了。”
“呵呵,还忍痛?还割爱?老板,我可承受不起!”
“先生,这样吧,您指头缝漏一漏,好歹赏个三千块钱吧。”
麻地,真是黑心!张凡不禁暗骂。
花二百四十块钱把东西从可怜的老太太手里骗来,转眼的功夫,就翻了十几倍价钱来卖!
听说贩毒的利润也不过是十倍,泥马倒卖文物比贩毒还暴利!
张凡眼里透出鄙夷的眼光,道:“老板,你还说要交朋友?三千块,一件鼻烟壶,这是交朋友的态度?”
“先生,嘻嘻,古话说的好,漫天要价,就地还钱。先生您开个价!”
“四百八。”张凡根据收购价二百四,翻了一倍。
店老板一听,如同丧了考妣,做出极度痛苦的表情:“同学,我真没见过像您这么会砍价的!我真是打心眼儿里佩服您!不过,您站在我的角度想一想,我开业一天,多少费用?水、电、房租、税费管理费,还养着一大群员工……我要是不加点价,会赔得裤衩子都穿不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