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一股怒火,顿时从心中升起来:泥马这是找病啊!欺负人不是!
既然撕破了脸,我张凡也不便客气!
你不是看不得我赚钱么?那我就赚更多的钱,活活气死你。
想到这里,张凡腾出一只手,搭在店老板肩膀上,轻轻一拨。
店老板感到一只铁钳一样的手抓住自己肩膀,那有力的五指,抠进了他的皮肉,一阵撕心的剧痛传来。
他还没有来得及叫出声来,张凡已然往旁边一拨,像拨拉小鸡一样,将他搡到了一边,重重地撞在柜台上。
然后,张凡径直对大个子道:“真对不住,这鼻烟壶确实不能卖。”
“小先生,怎么非要跟钱过不去?”大个子不解地问,意思是说,我已经出到了五万,你还不卖?
“我又不是大富之人,哪有资格跟钱过不去?我是说,这鼻烟壶里有玄机,所以不能卖!”
玄机?
围观吃瓜群众中响起一片唏嘘之声:
这小伙儿放着五万元不卖,竟然说一个普通的赝品里有玄机?
看来这事不是那么简单的,绝对有看头。
一伙人眼睛都亮了起来,心里产生扭曲的兴奋,有如围观午门问斩的观众一般。
店老板揉着被撞得快断的的腰,吡牙咧嘴地道:“大家别听他胡掰,他不过是想多骗几个钱而已。”
“你说我骗钱?”张凡沉声道,“有何根据?”
“根据?这还要根据吗?有清一代官窑鼻烟壶底部均有年号,这个是行业内共识,在场的各位应该都懂吧?你不要把大家都当傻子耍!”店老板开始有意把张凡往众人的对立面拉了。
张凡斜眼看着店老板:“要是我把玄机找出来,你怎么讲?”
还没等店老板回答,旁边有人大声道:“打赌,打赌。”
“对,应该赌一赌。”
围观吃瓜群众看热闹的当然不怕乱子大,纷纷鼓励双方打赌。
“好,赌就赌。”店老板把袖子一挽,爽声道,“泰山不是堆的,葫芦不是勒的,我庞某人在古玩界的名气不是吹的!当年,我庞某人也是赌石起家,还怕再一次?来,你说,赌注多大?”
这样一说,张凡知道这个店老板姓庞。
庞老板这样说话,目的是把气氛抬起来,抬高赌注,他好乘机从张凡手里捞一把。因为以他的眼力,这个鼻烟壶他已经进行过内外仔细观察,没什么奇特之处,像“内画、内字、双层胆”之类的瓷器绝活儿,这上面全都没有。他相信此赌必胜,张凡不可能在这鼻烟壶上找出什么奇特的东西来。
张凡身上没钱,当然不能说个数字,便道:“我输了,这个鼻烟壶归你。你输了给我五万元,如何?”
“公平,公平,这个小伙说的办法可行。”
“五万的鼻烟壶对五万现钞,可以可以。”
众人纷纷表示赞同。
“好,就这么办。”庞老板见张凡拿鼻烟壶作赌资,正合他心意:如果赢回了鼻烟壶,转手再卖给大个子,价格何止五万?看大个子的架势,势在必得,明摆着是在价格方面还有继续商量的余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