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想到这里,张凡眼睛潮湿了。
涵花伸出柔软的手,轻轻给他拭去眼泪,小声说:“乖乖别哭,回家后,我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“什么惊喜?”
“现在不告诉你。”
张凡正要再问,忽然,听到后面一阵摩托马达传来。
回头一看,五辆摩托风驰电掣般地追了上来。
如一阵风一样,左边三辆,右边两辆,五辆摩托超到拖拉机前边。
摩托车猛在路上打了一个大回旋停住,一字排开,横在公路上。
张胖婶一个紧急刹车,“吱——”在距离摩托车两米远的地方停住。
五个车手,戴头盔,清一色暗黑摩托服,头盔下凶狠发亮的眼神地看着张凡他们。
其中两人提着球棒,另两人拎着一米长的平板砍刀,寒光闪闪。
站在中央的一个锉子,三瓣豁嘴,一脸横肉,目光像公园里笼子里的狼,一闪一闪发出嗜血的渴望,整个全身上下透出一种作恶多端的亡命徒的光环来。
张凡不觉一激灵,预感要出大事。
这伙人应该和庞老板有关系。
当时离开古趣堂时庞老板眼里冒血的火光,让张凡有所警惕。
张胖婶是个老实的农妇,见这阵势,吓得尿出来了,尿液滴滴嗒嗒的顺着座位往下淌。
张凡皱了皱眉,捂住鼻子跳下了车。
“小子,把钱交出来!”豁嘴子高声叫道。
打架张凡不怕,担心的是车上两个女人需要保护,不能大意。
张凡向前几步,隔在劫匪和拖拉机之间,沉声道:“好狗不挡道!”
豁嘴子等五人一愣:眼前这个小子赤手空拳,还领着两个女的,而我们是五男持刀,形势优劣明摆着,这小子为什么没露出半点害怕,反而开口就骂我们?
这小子是不是虚张声势?
“乖乖把13万拿出来,少一分钱,剁一根手指!”豁嘴子眼里的狼光越发闪动,一脸血腥气。
“13万?呵呵,是姓庞的叫你们来的吧?”张凡嘴角挂着微笑问道。
旁边一个瘦子用沙哑的声音道:“,动手吧,不能耽误时间,这条道上经常有警车路过。”
豁嘴子嘴角一下,阴狠地道:“不拿钱?知道被乱刀砍死的滋味吧?”
“钱?”张凡双手一摊,微笑道,“存银行了。”
“那好,把你女人留下,拿钱来赎!”
豁嘴一挥手,几个打手上前,绕过张凡,要往拖拉机上冲。
张凡冷笑一声,猛然间伸手抓住豁嘴双肩。
豁嘴也是冷笑一声,心想,你跟我摔跤,麻地纯属找死,不知道我是摔跤队出身?
随即双手向前搭住张凡,头一低,想钻进张凡腋下来个大背将张凡“一本道”直接摔趴下。
张凡并未学过武术,没有那么多的招术,只是双手一用力!
“哎呦!”豁嘴惨叫一声,双肩一麻,双臂失去知觉。
张凡十指如钩,透过衣服,连皮带肉,生生地将豁嘴肩头皮肉揪下来两块,而手心上瞬间一热,原来豁嘴的鲜血已经透过衣服渗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