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就你们几个这熊吊色,还想砍我?也不撒泡尿照照,长那脑型了么?”
张凡说完,一连飞起三脚,“嘣嘣嘣”!
三个砍刀手腾空而起,纷纷摔落在路边,骨断筋伤,滚在草丛里哭爹喊娘去了。
“哼!”张凡冷笑一声,重新跳上拖拉机,坐到涵花身边。
涵花看到五个人倒在地上,担心地问:“他们会不会死呀?”
“不会。我没往要害地方下手。”
“要不要报警?不然的话,时间长了,他们会出事的。”涵花还是担心弄出人命。
报警?
张凡心中一核计:报警?还是算了吧。
警察来了,事就麻烦了。
“不用我们报警,一会路过的人,肯定会报警。你放心,他们死不了,但也活不好。”
“胖婶,开车!”
张胖婶见劫匪被摆平,惊魂甫定,忙发动起拖拉机。
拖拉机一颠一颠,涵花紧紧地挽住张凡的腰,把头靠在他的肩头,小声说:“你刚用手把军刺打断了,来,让我看看,手受伤没有?”
张凡伸出右手,涵花手心手背都看了一遍:毫发无损。
直到此时,张凡才腾出空来思索:这只手是怎么回事?难道它上面有神奇?
军刺都是韧性极强的好钢所制,就是用大铁锤砸,也只能把它砸弯而已,难道,轻轻一掌,就把军刺打断?
即使再大的力气,也不可能办到!
除非,我这手有特异功能?
拖拉机一路奔驰,过了前面的岭,就是妙峰村了。
当拖拉机爬上山顶时,张凡忽然想起:
那天,仙女抱着他一起滚落崖下后,往他眼睛里滴水之后,又往他的右手上滴了几滴水……
莫非,右手也是同样被赋予了某种超自然的能力?
张凡兴奋不己。
仙女呀仙女,你真够意思,我前世治好你一双眼睛,你今世还我一双神识眼,外搭一只神识小妙手!
拖拉机回到妙峰村,在涵花食杂店门前停下,张凡和涵花把一些货物搬进店里,然后涵花说:“小凡,你帮我把货摆好,我有点事先回家。”
说着,拎起一只大提包,含意不明地冲张凡一个媚笑。
“神秘兮兮地,要干什么?”张凡被涵花一笑勾魂,不禁问。
“我不是跟你说好了,要给你个惊喜么?你等着,等我电话。”
说完,扭腰跑了出去。
张凡在店里待了三个小时,一边卖货,一边在心里打小鼓:看涵花的样子,好像有什么重大事情?
晚上八点刚过,涵花来电话了,叫张凡回家去。
张凡忙锁了店门,回到涵花家里。
一进门,就愣住了。
只见家里焕然一新:天棚上拉着五彩拉花,窗帘换上了大红绒帘,窗户上贴着大红双喜字,几只大红蜡烛闪着喜气的光芒。
床上,铺了大红花床单,两只鸳鸯枕并排摆在床头。
八仙桌上摆着几样菜,两只酒杯里倒满了红酒。
涵花坐在桌前,穿一件杏红紧身小衫,把细细的腰身显露出来,柳眉细描,红唇轻抹,桃腮上满是羞和喜,见张凡进来,脸色变得更加绯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