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其实,由鹏举今天拿这画来,本意就是想在这里卖个好价,刚才说不卖,其实是一个商业策略。
此刻见众人规劝,便假装被大家劝说心动了,犹豫地说:“那……我得打电话征求家父的意见,我自己无权出手呀。”
说着,便打开手机。
“爸,咱家那幅画,孟老给鉴定了,是真品……对对,孟老还能看走眼吗?不过,孟老喜欢这幅画,想要我们转让……其实我是舍不得,《西山行图》是朱锐的作品,增值空间大着呢……好,好吧,爸爸你既然这么说,那就转给孟老吧。”
放下手机,由鹏举做出几分不情愿的样子,道:“孟老,我父亲的意思是,孟老既然给面子,我们不能拂了孟老美意,只好忍痛割爱了。不过,这画是三千五百万拍来的,孟老,您可别让我赔钱了。”
孟老捋着小胡子笑道:“由公子,你真是滑头!在我老头子面前玩花样?去年n省拍卖这幅画的成交价是七百万,你以为我不知道。哈哈。”
这画确是在n省以七百万拍来的。
由鹏举被揭了老底,脸上却是大萝卜不红不白,“孟老,古画绝品增值飞速,这一点,您比我清楚呀。”
“增值空间再大,也不能转手就加五倍价钱吧?”有人替孟老说话了。
在场的人都清楚,在孟老和由公子之间,站在孟老一边,绝对是有利可图的。
不过,此时由鹏举也是看透了孟老对这幅画的极端喜爱,所以,在价钱上,并不会轻易屈服于孟老。
想到这,由鹏举来了一番“高见”,说着:“七百万在当时那是风险投资!万一是赝品,那不全赔光了?而现在,此画被证明是真品,己无风险,价格自然要窜上去一大截了。”
这一番话,说得张凡也有些佩服了:由鹏举这小子,继承他商人父亲的遗传,果然有两把刷子!
“哈哈哈,后生可畏呀!”孟老忽然解嘲地笑了起来,“这么说来,由公子非要老朽出点血喽?”
“孟老瞧您说得,好像是我奇货可居似的。孟老,你若是不信,我一会把它拿去展台拍卖,准保出现惊喜价。”
这一招果然厉害,软中带硬,一下子击中孟老要害。
孟老几十年来一直在追朱锐的作品,从未有缘,如今它就在眼前,孟老绝不愿看到此画被别人拍走。
由鹏举含笑瞄着孟老,看出了孟老心已经动了,便趁热打铁,冲随从一点头,轻声道:“既然孟老无意,那就把画收起来吧。”
随从明白由鹏举的意思,忙把画轴快速卷起来,重新塞进大提包里。
“孟老,我先走一步,去办理一下拍卖手续。”
由鹏举把手向大家一拱,领着两个随从,向贵宾室门外走去。
孟老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:朱锐的画虽说世上还有几幅,但罕见有人出手。
既然无人出手,仅有的这一件拍卖品,就相当于孤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