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一圈围观的人齐刷刷弯下腰,伸长脖子,仔细辨认那行字体,有人轻轻念道:
“云海散人临摹于20xx年辰月。”
年份距今只有一年半!
算起来,由家买到这幅画的时候,它刚刚问世只有半年!
张凡趁热打铁,进一步提醒道:“除了签字,大家再观察一下纸的颜色!”
众人这才注意到纸张的情况:
确实,被花边窝纸盖住的宣纸与画面部分的宣纸在颜色上迴然不同!
画面的纸张微微泛黄,而被盖住的部分竟然是洁白如雪!
很明显,这幅画本来是用新宣纸画的,造假者用硫磺将画熏黄了,而被窝纸盖住的部分当然没有熏到,仍然是崭新洁白!
此画赝品无疑!!!
周围死一般的寂静,人人都被这奇景给弄得呆傻呆傻地!
书画界业内人士大都知晓一件事:
n省有一位临摹大家,名叫云海散人,乃是当今天下屈指可数的高手,他临摹的古画常常流到世上被不法之徒当成真品赢利!
后来,云海散人痛感自己名声被败坏,吸吸教训,在自己的临摹作品上都注明临摹日期,以防被人做手脚。
众人一片感慨:
“果然是赝品!”
“若不是揭开来看,谁会想到有假!”
“这世道,人心不古呀!”
孟老一声不吱,低着头,不断地着手里的支票,慢慢地把它撕成碎片,揉成一团,扔进烟灰缸……
五十年哪,从业五十年!
鉴定了无数古玩书画,从未失手,因此誉满天下!
万万没有料到,今天一头栽在阴沟里。
面子,面子碎了一地!
可他不能怪罪眼前这个张凡,还要感谢他。
可恨的是由家,竟然拿假画出来穷忽悠!
而此时,比孟老更闹心的是由鹏举:
由家花七百万拍来的东西,一转瞬的功夫,变成了废纸!
由鹏举泥塑一般站着不动,一双死鱼眼,紧紧盯着画上那行小字,脸上已经是涨紫如茄子了。
张凡轻轻拍拍由鹏举的肩头,口气十二分关切,道:“老同学,你要挺住哇!”
由鹏举猛地一耸肩,甩掉张凡的手,伸手抓起茶凡上的画,卷巴卷巴,转身便走。
“哎哎,老同学,赌注,赌注!”
张凡嘻笑着追上去。
伸手扳住由鹏举肩头,轻轻一拨,像摆弄一只小鸡一样,将由鹏举扳过来,顺势一推!
由鹏举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原地转了360度!
他尽力站稳了,心中一紧:
今天亲身体验到了张凡的力气,属实惊人!
而张凡的手仍然抓在他的肩头上,像是被挖掘机的铲斗铲住一样,根本不可抗拒。
一种完全被张凡摆弄于股掌之间的绝望感。
上次在阳光酒店亲眼看见张凡把两个保镖打飞!
此刻,他腹肌不禁瑟瑟发抖,里一片温热——小规模。
“怎么,老同学想赖帐?”张凡笑着,用手指了指那幅画,又指了指由鹏举的嘴,“饿了吧?把画吃了再走不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