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眼见两个保镖如树叶一般倒下,由鹏举心灵不禁震撼异常:若是抗拒张凡,会落个残疾下场!
好汉不吃眼前亏,放低小身段,甘受辱,先逃过这关才是大英雄。
由鹏举忍住痛苦,皱着眉,闭着眼,狠狠咬下一块画纸,表情怪异地嚼了起来。
吃纸!
难得一见的奇观!
众人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,快意且兴奋,小声议论着:
“当众吃纸,也真难为他了。”
“人太张扬不好,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!”
“这就是卖假画坑人的下场!”
“噎死活该!”
由鹏举一连咬了五、六口。
纸张毕竟不同于米饭,它纤维格外粗,硬而难嚼,吞咽困难,噎得眼泪鼻涕一起往外流。
努力了半天,那幅画还只是被咬掉了巴掌大的一块。
实在吃不下去了,由鹏举看着张凡,道:“老同学,这么大一幅画,全吃完了,我就直接进急救室了,这不跟杀人一样吗?能不能减免点?”
“减免点?”张凡冷笑着,“可以。但我这人有个臭习惯,不知老同学适应与否?”
“什么习惯?”
“当别人有求于我的时候,我非常享受别人跪在我面前求我的感觉。”
“跪你?让我跪个小农民?”由鹏举刚刚打定屈服的主意,被张凡又给激怒了。
“没人强迫你。既然不跪,把画全吃了,剩一丁点也别想离开这里半步。”
张凡说完,抄起双手,叉腿站着,堵住了由鹏举的退路。
由鹏举万分艰难地抉择着,过了一分钟,终于选择屈服,单腿跪下,道:“老同学,放我一马,以前的事,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“单腿跪是求婚!必须双腿才算跑!”
由鹏举又是想了一分钟:既然跪了,单腿双腿有何区别?
今日跪你一人,来日杀你全家!
主意打定,双膝着地:“老同学,请你原谅!”
看到把自己差点坑死的敌手跪在面前,张凡心中升起一阵快意!
堵在心里的仇怨之气,得到了部分释放!
人活一口气!出气的感觉真是太幸福了。
“这还差不离!由鹏举,我们同窗三年,第一次听你说一句人话。快起来吧,你这跪姿不太美观,万一被人传到网上,你由家在江清怎么混?”
说着,手一提,将由鹏举提了起来。
“吸取教训哪,老同学,以后不要再卖假画骗人啦!”张凡极度嘲笑地道,“还有,这是你的真品,别扔掉,带回家去慢慢咀嚼!”
张凡说着,将被啃残的假画,递给由鹏举。
“张凡,这副残画送给你了,你把它拿到古玩一条街摆地摊,说不上能卖几块钱呢。”
张凡内心确实想得到这幅残画,所以才提醒由鹏举“带回家慢慢咀嚼”,故意用这种办法来激由鹏举。
由鹏举果然上当了,竟然要把画送给张凡。
张凡内心激动,却不失冷静:
无偿收他的画不好。
为了防止他反悔,最好用钱买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