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以张凡的医学知识来判断,这女子已经到了弥留之际,这样撑下去的话,不超过半个小时准会咽气。
门诊大夫手指一支笔敲着桌子,不耐烦地道:“患者有内伤,是内出血,外部止血顶个吊用!”
张凡不禁皱眉:一个医生,出口就爆粗,这什么素质呀!
正常情况下,你即使不能马上做手术,但门诊大夫应该叫护士给伤员固定一下胳膊上骨折的地方,然后进行外伤止血。
但此时门诊大夫心里却另有打算:与其让她死在镇卫生院,不如让她死在县医院。
死在镇卫生院,人们的理解是医术不行把伤者给耽误了,弄不好死者家属来一番医闹,当事医生就倒霉了。
如果人死在县医院,人们的理解就会变一个样:因为伤太重,经抢救无效……
这脚混水,门诊大夫他不想趟!
林处弯着虾米腰,低三下四地恳求道:“大夫,您好歹给处理一下,这情况,等不得呀!”
门诊大夫跷起二郎腿,端起茶杯,吹了吹上面的茶叶,轻轻地呷一口,摇头道:
“她已经,处理与不处理都毫无意义。你让我处理,处理过程当中心跳停止,责任你负?哼,我可不想沾包儿!”
张凡简直要骂出声来:这叫什么医生?医德何在?病人快死了,他却想的是沾包不沾包!
林处是真急了,一米八的大个子,扑通一声,矮了半截儿,双膝跪倒,号啕着哀求:“大夫,你就救救她吧,她快!”
门诊大夫不为所动,表情处于零下温度。
林处百般恳求无效,彻底被激怒了,跳起来大吼:“你这是医院吗?见死不救,我要向媒体曝光!”
门诊大夫嘴角一抽,不屑地冷笑,道:“曝光?随便!医闹我见多了,真不差你一个!”
“你——”
“给我出去!连同这个女人一起给我抬出去!快咽气的人往我这送,成心给老子添堵!”
正在这时,林处的手机响了,是救护车打来的。
林处听完电话,脸当时就由白变黄了:原来,救护车在半路开沟里去了,目前正在往外拖,另一辆救护车刚刚从县里开出来,估计要四十分钟后到达。
“妈的,真是见鬼了!这边医院见死不救,那边救护车往沟里开……”
林处仰天长啸,泪水落了下来。
周围的人越围越多,有医院的闲杂人等,也有患者和路人。
张凡冷冷地看着门诊大夫的丑陋表演,真想冲过去给他两记大耳刮子。
女人还在不断地淌血……看样子,再不出手,这个女人肯定会死在这里!
二十来岁的花季姑娘,就这么死了,想一想就会想象到她家人会多么崩溃!
张凡实在不忍心了,拨开前面的人,走到那个女人面前,俯身向她的两条腿的根部察看。
紧身裤在耻骨部位了一个口子,露出很大一块肉色,但张凡此刻真不是来看肉的,而是来看病的。他的目光避开小口子里呈露出来的雪白之色,皱起眉头,暗暗启动神识眼,向身体内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