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对于门诊田大夫来说,此时心情非常轻松:是院长治死的!与他无关了。
  周围一片惊讶:
  “怎么,人死了?”
  “不是回生针吗?不灵了?”
  “什么回生针,是要命针,这女的刚才还好,几针下去直接要命!”
  “这回热闹大了!卫生院恐怕要赔得底儿朝天!”
  林处猛地扑上前,扶住女子的腿,号啕起来:“小卜呀,你可不能死呀,你一死,我就洗脱不干净了!”
  原来,这个姑娘姓卜,是林处长手下的职员,最近一年来,林处以一个有家有口的中年人身份,一直在向卜姑娘求爱,但被卜姑娘断然拒绝。
  今天在山坡上,林处情不自禁,从后面抱住卜姑娘求欢,卜姑娘受惊挣扎,结果两人一齐滚落崖下。
  不想,林处抱住卜姑娘导致二人摔落崖下的一幕,已然被同事偷偷拍了下来。那同事在来卫生院的路上,就已经怒斥林处。
  因此,若是卜姑娘死了,林处恐怕要因此坐牢。
  林处哭了几声,忽然想到:刚才那个姓张的村医,没摸没听,竟然一眼就看出卜姑娘死了,莫非,他有神技?
  想到这里,林处像抓住了一棵救命的稻草,回身又是扑通跪地,抱住张凡双腿,哀求道:“张村医,不不,张医生,您有没有法子救她一命?张医生——”
  张凡把脚一抬,轻轻蹬在林处的肩头,道:“林处,别动不动就跪!给自己留点尊严好吗?”
  “张医生,您肯定有神技,求你救救她,你救了她,其实就是救了我,她一死,我肯定坐牢。张医生,我不让你白救,我出十万感谢费!”
  “十万?林处好大方呀。”
  “张医生,您把账号告诉我,只要你救活了她,我立马打钱过去。”
  “对不起,没兴趣。”
  张凡哼了一声,用脚一蹬,将林处蹬倒在地,转身向人群外挤去。
  “张医生!”
  林处尖叫一声,扑上来,双臂死死抱住张凡双腿不放,“张医生,您救救她,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!”
  张凡冷笑一声,“林处也是快五十的人了,管我叫爹?我可承受不起,怕折了寿!”
  “张医生,救命呀!”
  “这是卫生院的地盘,我是一个小村医,怎么敢在这里丢人现眼!”
  张凡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:赵院长不点头,我张凡不会出手相救的。
  林处转身对赵院长道:“赵院长,你说句话!”
  赵院长此时脑袋一片混乱:他想救人,却把人救死了,想露脸,却把屁股露出来了,丢人丢大了。因此,对于林处的请求,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未作回应。
  见赵院长不说话,林处也是真急了,破口大骂:“姓赵的,泥马装神弄鬼,一顿乱针把个大活人给扎死了,你要是不把张医生留下来,你就等着吃官司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