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见院长认出了医圣七星针,不冷不热地回刺了一句:“这个你也懂?有点见识!”
院长受到奚落,脸上一阵发烧,拱手问道:“张医生医术熟稔,不知出自哪门哪派?哪位高人亲传?”
“这是聊天的场合吗?”张凡鄙夷地回了一句。
赵院长当众被训斥,强忍不满,静静地看。
张凡眼睛死死盯着卜姑娘,密切注视她脸色和脉博的变化。过了十几秒,只见卜姑娘面上渐渐有了血色,高高的胸脯也开始一起一伏。
“活了!她活了!”林处惊呼。
赵院长皱眉凝视,眼里冒出嫉妒之火:这小子出风头了,把我赵氏医术给压下去了。
他是什么来头?
卜姑娘慢慢睁开眼睛,环视众人。
“小卜,你终于醒了!”
林处激动地扑过去。
张凡特看不上林处的贱样,揪住他衣领,把他提起来,用力搡到墙角,训斥道:“滚开,她需要安静休息。”
卜姑娘无力说话,只是眨了几下眼,然后安静地闭上眼睛。
张凡轻按她脉博,感到均匀平稳。
细听她的鼻息,也是均匀深长。
看来,生命体征重新恢复了。
看到这景象,围观人众心服口服:
“啊!活了!”
“真是不可思议!”
“医圣七星针真是神奇!逆天了!”
赵院长眼看卜姑娘脱离危险,心中又是轻松又是仇恨,铁着脸一声不响地看着张凡。
林处从墙角爬起来,眼里闪着泪花,对张凡又是鞠躬又是恭维:“起死回生,您的医术比正规医院还厉害。”
张凡厌恶地斜了他一眼,说:“目前,我只是用七星针将她血脉阴阳定住而己,能不能够最后脱离危险,还要看县医院外科手术成功与否。”
林处激动得快尿裤子了,举着手机问:“张医生,您把帐号说给我,我先给您打过去一万元。”
一万元?
张凡像瞅一只猪一样看着林处:这小子贼眉鼠眼的,是个靠不住的主儿,刚才还说要给十万,一转眼就变成一万了。
不过,张凡此时确实没有要钱的心情,因为卜姑娘要在县医院抢救,需要大量资金,他怎么可能这个时候趁火打劫呢。
于是,把手一拨拉,差点把林处的手机打掉,讥讽地道:“省省吧,留着你的臭钱,给县医院交押金吧。没有押金,人家管你死活吗?”
林处感动地呆立着,结结巴巴地道:“张,张医生……”
张凡嘲笑道:“林处,你堂堂一个机关大处长,以后要注意影响。不要像个三孙子似地说跪就跪,传出去让人笑话。”
说完,拨开众人,大步走了出去,跳进丰田车里,开走了。
赵院长一直望着张凡的背影,直到张凡钻进车里。
他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:
我赵家是江阳这一带中医世家,医术精湛,没有不服的。
没想到,就在小小的张家埠村,竟然出现了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医,有着如此奇绝的医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