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你不会变通一下嘛?我们得到针谱之后,可以花重金买通张凡,他要多少钱?一百万,二百万,都成!只要他从此再不用医圣针谱给人治病就成,那时,你就是世上唯一会医圣七星针的名医了。”
“……如果他不同意呢?”
赵老爷子嘴角一挑,露出一丝冷笑,把干枯的手往桌子上一拍,低声道:
“做掉他!”
“啊?杀人?不好吧?”赵院长一惊,弹簧一样站了起来。
“只有这样,才能对得起祖宗。”赵老爷子道,“不过,这事先不要考虑,目前的紧要是跟张凡交朋友,接近他,不断地感化他。”
“可是……今天我似乎把他得罪了。”
“你是不是病又犯了?瞧不起人家,把人家给伤了?”
“……是的……爷爷……可是事情已经做下了,再跟他接触比较困难了。”赵院长忧伤地道。
“慢慢来嘛,此事要从长计方。只要功夫深,铁棒磨成针。人心是肉长的,只要你心诚,早晚会和他成为朋友。”
“好吧,爷爷,我留心这件事。”
再说张凡从卫生院出来之后,本想直接回家,刚刚开出一条街,却接到爸爸的电话:
“小凡,你在镇里吗?”
爸爸声音特别急切,好像有急事。
“对呀,我正准备回村,爸,什么事?”
“果园遭虫子了。现在苹果马上就要红了,这个当儿遭虫子,弄不好虫子把果皮给啃了,今年的苹果就不好卖了!”
爸爸的声音带里极度焦急,这是一个靠天吃饭的农民发自内心的恐惧:
辛苦一年,全家的收入都指望家里的那半亩小果园能出点钱,不料这个节骨眼上遭了害虫,能不着急吗?
“爸,那怎么办?”
“怎么办?还用问吗?快去镇农药站买药,买完了赶紧回来,跟我去果园打药。”
爸爸大声说完,便挂了电话。
张凡心中也是一股火上来了:目前全家的收入全指望那半亩苹果园了,万一出事,爸妈会急出病来的。
他赶紧扭转车头,赶到农药站。
农药站的老板娘人长得漂亮水嫩,外号叫“乐果西施”,因为有一身招男人疼爱的白肉,平时又打扮得暴露而风韵,所以,各村的农民大多喜欢到她这里买农药。
张凡以前经常来这里买农药,乐果西施认识他。所以,张凡一进店里,乐果西施眼前一亮,扭着细腰和宽臀热情地从柜台后面转出来。
“不是张家埠的小凡吗?一年多没见,转眼长成帅小伙了。”
一边说,一边用含情杏花眼一眼一眼地瞟着张凡。
“嫂子,瞧你说的。”
张凡不敢看她的眼睛。
上中学时,每次来买农药,乐果西施都特别关心他,或者给张凡开瓶汽水,或者给他一块巧克力,然后动手动脚。
少年张凡最是享受她那双又白又软的手在他身上摸这摸那,每次被她摸过,张凡都是兴奋一天,好像在云里雾里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