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既然如此,秘书长,你把十万元转给他吧,让他打个收条。”
“好嘞,董事长。”
宽边眼镜马上掏出手机,要了张凡的帐号,转过来十万元钱。
张凡看着自己帐号里增加了十万元,心里一阵高兴一阵别扭:
怎么感觉这钱像是卜兴田赏的呢!
他真想拒绝,但转念一想:
我们穷人,千万别跟钱过不去!
卜家这种大富豪的钱不收白不收。
你不收,人家一点也不感谢你,反而骂你傻。
宽边眼镜转完了帐,把一张纸条递过来,道:“张大夫,请你打个收条。”
一阵屈辱感袭上心头!
麻地,这也太小看人了!
我又不是和你做买卖,这十万是你的感谢费,确切地说,是林处的感谢费,我凭什么打条!
张凡把纸条接过来,撕巴撕巴,扔进纸篓里,不客气地道:
“打收条?我从不给患者家属打收条,也从没开过收据。”
“这不打收条算怎么回事?”
卜兴田皱眉了,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小人物,在他大董事长面前这么有性格!
张凡冷笑一声:“卜董事长,难道你这么大的董事长,还怕我以后再来赖帐?”
“嗯?”卜兴田鼻孔里哼了一下。
“我可只是一个小小的村医呀!白道黑道,都不是您的对手,我哪敢再来要双份钱?”
卜兴田被张凡明显的讥讽给弄得哑口无言,气氛顿时尴尬起来。
站在一边的周韵竹忙出来打圆场,用肘子碰了卜兴田一下,责备道:
“老卜,你今天是怎么了?平时朋友之间钱帐来往,动不动就是几百几千万,也没见你要张收条,今天这区区十万元,难道需要收条?”
卜兴田被妻子这一说,也觉得自己过分了,但嘴上仍然傲慢地说:
“平时钱帐来往的那些朋友,都是家大业大,人家当然不会抵赖嘛。而张大夫……毕竟是初次交往嘛。”
“董事长的意思,是说我可能抵赖?”
张凡怒目而视,心里真的后悔,刚才不该把卜姑娘身体内的积水治好。
周韵竹见张凡怒了,狠狠地白了卜兴田一眼,歉意地对张凡说:
“张大夫,你别误会,老卜没那个意思,他的意思是说,初次交往,大家还是先小人后君子,以后大家熟了,是朋友了,自然是一视同仁的。”
张凡不想让周韵竹为难,便哼了一声,转身出门。
刚到走廊,发现林处仍然在门口跪着,不由得有些于心不忍,便掏出手机,“啪啪”给林处拍了两张,然后说:
“林处,你的错误已经犯了,该走法律就走法律,不能被人永远威胁着,起来吧。”
林处见张凡替他说话,哗地一下泪水流了出来,哽咽地道:“我是罪人,我要向卜董事长谢罪!我不起来。”
“我告诉你,赶紧站起来,回家去吧,总在这儿跪着,万一被人拍下来传上网上,你以后在社会上如何立足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