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周韵竹一边说,一边轻轻地将张凡拉开。
也是真的奇怪,只要周韵竹开口一说话,张凡的气马上就消退了。
“走吧,我送你。”
周韵竹说着,回头给卜兴田使了个眼色。
卜兴田只好认怂了,对林处道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林处感激得不成样子,又给卜兴田鞠了一躬,才流着泪离开了。
周韵竹送张凡下楼,到了医院大门,她要叫公司里派辆好车送张凡回村,被张凡拒绝了,只好给张凡打了辆出租。
车开动前,周韵竹从车窗外伸进手来,温柔地拉着张凡的手,道:
“张大夫,你别生气了,我们家老卜……唉,别提他了,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,这事就过去吧。”
“我不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“那就好,既然你这样说了,我还有一点事要求你,不知你能不能答应?”
“什么事?周姨,卜董事长是卜董事长,你是你,你需忙的话,别客气。”
“哪天,如果你有空,我……我想请你给我看看病。”她的神情相当地神秘,甚至有点羞射。
“你什么病?”
“现在女儿躺在病床,我也没那个心思,等过几天,我再联系你吧。”
张凡心里感到有些奇怪:什么病,神神秘秘的?看她薄衫之下红润丰腴的身体生机勃勃地,不像有病呀!
直到车子开出好远,张凡回头从反光镜里看见周韵竹仍然站在路边,向他招手。
她的身姿很优雅,很有魅力。
回到张家埠医务室,见到涵花,张凡把银行帐号调出来,指着里面的十万元给涵花看。
涵花一把抢过手机,喜滋滋地数了一遍又一遍,终于确信1后面有5个0,道:“太好了,有你这十万块,加上我还有点钱,合起来可以盖一幢很不错的新房了。”
张凡以前的理想是能盖五间大瓦房,但有了涵花,他不想让涵花委屈了,便打算盖幢小楼。
他打电话给村里包工头老韩叔,问他盖三层的小洋楼,需要多少钱?
老韩叔告诉他,起主架一般要十多万,最后竣工究竟要多少钱,关键取决于内部装修,是精装还是简装,是大装还是小装,是古典式还是简欧式。
张凡扭头看涵花。
涵花在一边小声说:“简装吧。咱们农家过日子,精装修干什么吗?”
张凡想了想,在涵花脸上“吧”地亲了一口,道:“这么俊的媳妇,必须住最好的房子。”
然后,他跟老韩叔说:“精修,古典式。”
老韩叔算了一下,回道:“大约总共要三十几万的样子。如果上一套古典式硬木家具和地板,还要加个十来万。”
合起来,也就是说,把小楼盖好,要四十多万、近五十万
张凡挂了电话,双手抱头,躺在床上,望着天花板,美美地幻想:三层阔气的小洋楼,房间豪华装修,爸爸妈妈腿脚不好,住一楼。二楼我和涵花住,三楼给妹妹住……我去,想想都快乐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