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但今晚她显得有些燥动,不时地把媚眼向张凡抛过来,说起话来,声音也含了几分的娇怯和嗲声。
再加上孤男寡女独处密室,张凡即使再柳下惠,也禁不住在身体里产生几分兽性的冲动。
不过,张凡不断在心里念叨着:“我是医生,我今晚是来出诊的……”
这样一念叨,减轻了一些煎熬。
“阿姨,你女儿现在的病情怎么样?”张凡问道。
“医生今天上午说,我女儿恢复得非常好,再过一个星期,就可以下地活动了。”
“噢,恢复得很快。”
“你知道吗?我听医生说了这个好消息,心里像开了花一样。”
“当然,当妈的心情,我能理解。”
“小张,我女儿的命,是你拣回来的。不管我们家老卜承认不承认,我是感激你的。”
“我也就是举手之劳。”张凡谦虚道。
“上回老卜对你这个救命恩人没有做到应有的谢意,我今天请你来,一来是请你给我看病,二来也是为了借机感谢你一下。”
周韵竹说着,拿出一张卡,“这里是十万块钱,既是感激费,也是你今天的诊费,请你收下。”
十万?
张凡心中一惊加一喜。
果然是贵妇人,出手就是大方。
“周姨,这……太多了吧?”
“不多。我女儿的命值多少钱?”周韵竹一边说,一边抓起张凡的手,把卡塞在他手里。
她的声音又嫩又娇,再加上她说话时身体前倾,一股清淡的香气扑面袭来,张凡的骨头差点软掉一半。
微微摇了摇头,他尽量使自己头脑保持清醒。
不行,我得观察一下,她究竟想干什么。
张凡悄悄祭出神识眼。
神识眼能看见肉眼看不见的神魂之气。
张凡第一眼就看出周韵竹瞳仁里透出一股迷离的眼神。
这种眼神张凡是熟悉的:涵花每每在夜幕降临、两人之前,眼里就透出这种勾魂的眼神。只不过桃花是显示在脸上的,而周韵竹是深藏在瞳仁里的。
还有,周韵竹小巧的鼻尖之上已经泛起微微的桃红。
“九阴医谱”上曰:“妇人情之所致,腮红似秋桃。”
用现在医学的解释就是雌性激素分泌旺盛,导致心跳血流加速。
难怪她一边说话,一边把身边向张凡这边靠,几乎挤到了张凡的腿边。
“我是医生!”
张凡在心中再次念叨了一遍,长长呼一口气,以此来控制自己。
对于身边周韵竹这枚流蜜的桃子,张凡本能地产生一种咬上一大口的想法,使用了这种长呼吸的办法,他勉强能够使自己不失控。
“小张……”周韵竹欲言又止。
“周阿姨,你有话不妨直说,我今天就是来给你治病的。”
“……你会看……妇科吗?”
周韵竹轻柔说着,身体又向张凡这边靠了一寸,似虚似实地把肩部靠在张凡左臂上,有如蜻蜓点水,拂一下,马上又离开一寸,惹得张凡内中又是几下狂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