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周韵竹见张凡如此,心中掠过一阵不祥之感,惊惧问道:“小凡,我得的什么病?”
“还不能确诊。”张凡脸上写着一层困惑。
“小凡,你医术那么神,也不能确诊么?你是不是在瞒我?难道,我得了什么……大病?”
周韵竹声音微颤,受恐惧冲击,胸中先前那些荡漾的春风情怀,被清扫得落花流水。
张凡低首细看她的脸,“请问阿姨今年芳龄——”
“芳龄?芳龄早成历史了!”周韵竹嘴角现出一抹苦笑,道,“上个月十号,过了四十岁生日,哪还有芳龄!”
声音幽幽怨怨,充满自嘲。
刚才被张凡一再拒绝,她对自己的年龄产生了一种不自信、甚至自卑:毕竟四十了,人家小鲜肉看不上我喽!
“结婚多少年了?”张凡又问。
“二十年了。”
“孩子呢?”
“只有我女儿一个,她今年二十。”
张凡不太相信地摇了摇头,问:“你女儿是你亲生的?”
“是呀?”
“没错?”张凡深度疑问。
“没错。不是说嘛,妈妈都可以确定孩子是否亲生,而爸爸则不能。”周韵竹想小小地幽默一下。
“阿姨……我是医生,你可要对我说实情。我根据实情,才好做出正确的诊断。”
“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“你真的生过孩子?”
“当然了。我二十岁生我女儿时,在医院生了两天才生出来,差一点就做剖腹产手术,后来总算顺产下来了。你不信的话,看看我腹部妊娠纹……”
周韵竹一边说,一边撩开前襟,然后再掀开里面贴身的小吊带儿,亮出平平白白的腹部。
张凡如同被闪电晃了眼睛,心中一热,蜻蜓点水般地瞄了一眼:
二十年过去了,何况当时她年轻,恢复得好,小腹那里白白平平的,只有极为细小的妊娠纹的影子!
他马上把眼光移开到别处,脸热心跳地道:“我相信了,我相信了。”
“这……和我的病有什么关系吗?”
张凡睁大眼睛看着她,想说,却又不好意思说,窘得直搓双手。
憋了老半天,终于吭吭哧哧地把话说了出来:“阿姨,你身体里有个现象我十分不解。”
“现象?不解?”
“你既然结婚二十年了,还顺产过孩子,你……唉,这话我怎么问呢……”
“跟阿姨还有什么不能问的,阿姨把肚子都亮给你看了,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问的?直接问吧。”
“那,阿姨可不要怪我呀。”
“不会。”
“阿姨,你怎么可能是呢?”
这一问,周韵竹的脸上是彻底绯红了。
她手捏衣角,深深地低下头。
“阿姨,我没有说错吧?”
周韵竹轻轻点了点头,过了好久,才颤声道:
“我说了,你可别笑话我呀。”
“阿姨,我是医生,病人向我介绍症状,我怎么会笑话?你不是把肚子都亮给我看了吗?还有什么怕我笑话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