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他摇了一下手里的衣架,学着营业员的大碴子味,冷冷地道:“干啥你看不出来吗?试衣服呀。”
这个营业员自从张凡和涵花一进高档区,就一直盯着他俩。
见张凡穿得还可以,但涵花穿着一身地摊货,虽然体型绝美,但再美的体型,也没有好衣服搭配也显得穷嗖嗖地。
因此,她断定,又是两个农村人来过眼瘾了!
这帮穷鬼,光摸不买,特讨厌!
因此,她见张凡把套装拿起来要去试衣间,便再也忍不住,直冲过来。
她迈着短腿碎步冲过来,大声阻止:“试衣服?你知道这是什么区?”
“服装区呀!”张凡假装蒙逼状。
“服装区?像你们身上穿的地摊货也叫服装!服装和服装一样么?”
“怎么不一样了?”
“这里一件衣服顶你身上一百件!明白吗?你们既然不买衣服,不能随便试!”营业员越说越激动。
“怎么知道我不买?”张凡一皱眉,心中火气上来了,声音里也带着威胁的意味。
“你这样的人,我见得多了!大脖子黑得像车轴,也想过过高档时装的瘾,把衣服试黑了,你赔得起吗?”
营业员双手叉腰,怒道。
涵花不想引起纠纷,而且这衣服的价格也让她心里不舒服,便从张凡手里拿过套装,重新挂到衣架上,说:“小凡,走吧,还是到别的区看看。”
涵花这一劝,张凡的火气消了一些,想就此完事走人,来个好脚不踩营业员这狗屎。
没想到营业员竟然不依不饶,拿起那套装,一边查看有没有弄脏的地方,一边冷笑道:
“到别的区看看?你以为这楼里有十块二十块的衣服?告诉你们,别在这楼里浪费时间了,这里全是精品,没有你们要买的衣服,你们最好去广场服装夜市看看,那里适合你们。”
涵花本来想息事宁人,不料却遭到一顿挖苦,再也忍不住了,大声问道:“你是卖衣服的?还是找打架的?”
“我也卖衣服,我也找打架,怎么了?有意见?有意见去洗手间提。”营业员见涵花不像是战斗力极强的女子,便提高了声音分贝。
张凡心中一激灵:这最后一句话已经不仅是讽刺了,而是骂人了。
而且骂的是张凡疼爱无比的涵花。
他彻底被激怒了:“你大便完事没揩嘴吧?说话这么臭!你们天际集团竟然雇你这种烂人当营业员?”
“好你个小农民,跑我们城里来撒泼了,经理,经理快过来,有人闹事儿!”
营业员被张凡这一句重骂,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尖声嚷了起来。
“呵呵,经理?好大的官呀,我真有点害怕。”张凡忽然被营业员的话给逗乐了,“快点叫他来,我看看长几根腿?”
“谁呀谁呀?”一个挺横的声音传来。
随着声音,从商场办公室门里走出一个腆肚子的年轻人,看起来不到三十岁,白白胖胖像脱毛的猪,脸上却是油光锃亮好像打了无色鞋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