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说完,放下手机,面带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。道:
“先生,对于天尊卡的持有者,我们内部有规定,必须由商场高层出来进行服务,我作为部门经理,还不够格。”
话音刚落,只见一大群从侧门保安冲进来,呼啦啦,把张凡和涵花团团围住,个个如临大敌。
领着的保安队长挥舞着电棍,眼睛瞪得溜圆,喊:“谁闹事儿?瞎眼了?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!”
腆肚子经理道:“队长,你们先控制现场,别让这两个人跑了就行。”
“跑?既来了,就别想囫囵着跑掉!”
保安队长把电棍在手里掂了几下。
腆肚子对张凡道:“先生,现在你可以说实话了。不说实话你今天走不了。老实交待,卡是从哪里来的?”
“天地良心!是别人送我的!”张凡一副紧张辩解的样子,惊呼道。
“别人送的?哈哈哈哈……怎么没人送我一张呢?哼,你以为你是谁?”腆肚子嘲笑道。
“真是别人送的,要不然的话,你查查这卡号,就知道是谁送的。”
张凡想,既然天尊卡只发了十五张,那一定是采用实名式。
“天真!”腆肚子笑了,“别抵赖了,赶紧交待,可以获各从宽处理,不扭送你去警察局。”
“我交待什么呀?”
“交待你是从哪里偷的!”
“有人给我的。”
“谁?”
“呵呵,”张凡转而一笑,“说出来吓死你。”
这一来,腆肚子心里打起了小鼓:莫非,真是哪个大人物送他的?
随便得罪大人物,那我这个小经理可是不自量力呀,看来,得慎重。
“先生,您告诉我,是哪位送您的?然后,我打个电话验证了,您就可以走了。”腆肚子礼貌地说。
“不告诉你。要想知道,你自己去验证。”张凡微笑道。
腆肚子发现自己遇上麻烦了:
万一这卡真是有人送他的,我不是把送卡人得罪了吗?
如果放这小子走,万一这卡真是他偷来的,丢卡的人追究起来,我岂不是失职?
还有,保安也过来了,这么多营业员围观,我堂堂的部门经理被这小子一句“说出来吓死你”就吓住了,以后在精品部怎么混?
也许是急中生智吧,腆肚子忽然脑子里灵光一现:
有了!那位贵公子不是正在楼上用餐吗?
何不找他来帮我抵挡一下?
不管结果如何,现场有一个比我更大的人物,我的责任就小多了!
想到这里,他转身对保安队长说:“去楼上天际富豪会所,把由公子请下来。”
由公子?
张凡一怔:是不是由鹏举呀?
这城市里姓由的不多吧?
如果真是他的话,今晚的戏份就更足了。
想到这里,张凡不禁有几分兴奋,几分期待。
三分钟后,电梯门打开,从里面一瘸一拐地走出来一个人。
果然是由鹏举。
一身豪华装扮的姚苏,紧跟在他身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