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哈哈一笑:“由公子,瞧你这得意劲儿!记吃不记打呀!上次在拍卖行贵宾室吃纸的事儿,你没吸收教训?”
由鹏举一怔:张凡呀,你小子是在当众揭我的短儿!这事要是抖落出来,我以后没法混了。
不行,不能跟他斗嘴,抓他的犯罪事实!
他打开手机,对照手里的天尊卡号,查了一下,找到了天尊卡的持有者名字,然后抬头惊叫:“张凡,你胆儿肥!”
腆肚子忙凑上前,一看便叫了起来:“好哇,你敢偷周副董事长的卡!”
张凡默不作声,表面上看起来有些害怕,其实心里在偷笑。
由鹏举捏着卡在空中乱晃,冲张凡大呼小叫:“张凡,哈哈,这回你摊事了,摊上大事儿了。”
“周副董事长是什么存在?”张凡声音怯怯地。
“不认识她吧?那我就给你上一课。我们由氏集团,已经入股天际集团。周副董长就是我们卜董事长的夫人!你竟敢把手伸到夫人身上了,剁了你的手也不为过!”
张凡猛然想到孟三被抓之事,当时贺峰说的由氏集团和一个大集团联手搞倒了孟三的康乐集团,今天才得知,这个大集团正是省城天际集团。
“你们两家联合了?什么时候的事?”
“就在上个月。”
由鹏举鼻孔都扬到天上了,能沾上天际集团的边儿,在一般人看来,就傍上了一棵大树,“我们两家搞了个强强联手。”
“可喜可贺,你们由氏攀高枝儿了。”
“对,攀的就是高枝。张凡,我告诉你,从今以后,你可以不把我由鹏举放在眼里,但你不能不把卜董事长放在眼里!”
“呵呵呵,”张凡冷笑道,“我怎么听得好像拉大旗作虎皮?”
“好了好了,这次,我不亲自报案,让周副董事长亲自报案把你抓起来判刑。”
“判刑?有这么严重?”张凡问。
“呵呵,你自己算算吧。这卡里共有一万元免费额度,再加上持卡者享受特殊贵宾服务的费用,这卡至少值十万块。”
“好多呀!”
“够判你几年了。好了,不罗嗦了!看看我们周副董事长怎么处理你!”
由鹏举牛逼地把手机调到免提,拨了一个号码:
“周姨吗?是我,小鹏……是这么回事,有个小子拿着您的天尊卡来天际商城消费,被我们发现了。您看,怎么处理?”
“你没问问,那人叫什么名?”周韵竹问道。
“他叫张凡,是个两次被拘留的惯犯!”
“张凡,好吧,你把手机给他。”
由鹏举不明就里,愣了一下,不敢违抗周韵竹的命令,只好把手机递给了张凡。
“小凡,是你吗?”周韵竹并不知道涵花在身边,所以声音里加了好多蜜。
“周姨,是我张凡,我跟我妻子在天际商场买衣服。”
张凡急中生智,故意侧面提醒周韵竹:涵花在他身边。
“小凡哪,你也该置办几套好衣服了,不能太低调,神医也得包装自己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