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钱亮告诉他,豁嘴名叫代刚,最近在县城道上挺火,他脱离了古趣堂庞老板,自立门户,手下有一伙人,专门在洗浴一条街一带混,具体住在在哪里不清楚。
张凡想要的是准确地址。
如果到处寻找打听,被豁嘴知道了,会隐匿起来。
好在钱亮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:豁嘴代刚的一个小弟,经常在钱亮朋友开的一个ktv里包小姐,张凡可以去找这个小弟。
当天晚上,张凡来到ktv,打听了一下,很快就找到了四楼一个包间。
“怦怦怦!”
“卧槽泥马,谁呀!不知道老子在嘿咻吗?”
此时,包间里里,一个黑瘦的小子,正搂着一个全身无遮掩的妞儿在玩,听见砸门声,不禁大怒。
“开门!”
“开泥马拉戈壁门!老子刚刚进门呢。”
“开不开?不开我踹门了。”
“踹吧,踹吧。”黑瘦子鼓励道。
“怦——咣!”
张凡对准暗锁,一脚踹去,包间安全门应声而开!
昏暗灯光之下,一条黑瘦黑瘦的男子身体,正一个女子身上。
“下来!”张凡一把将黑瘦子拉下床来,同时拉间的大灯。
哇!
双方一打眼,全都是一愣!
眼前这个没穿衣服的黑瘦子,竟然是参与在县城郊外堵截张凡的其中一员!
黑瘦子揉了揉眼睛,看清楚了,眼前站着的人是上次在县城外把他打趴下的那个小阎王。
他立时腿,腰塌了,浑身筛糠,看着张凡,直求饶:
“小爷,小爷,上回的事,我是受代刚老大的指挥,不得不去呀。其实,我就是街上一个摆摊炒瓜子的,你看我的手脸,全是烟熏的,你就饶过我吧。”
黑瘦子一边求饶,一边把裤子套上。
“麻地装可怜!”
张凡一脚飞出,“扑!”
黑瘦子被踢中腰部,整个身子飞起来,越过包间地中间的茶几,砸在门边。
“啊呀!”那个女人吓得失了真声,手捂身子,缩成一团。
张凡大步走到门边,提起黑瘦子的一只脚,一抡,将他抡回到沙发上。
“坐好,我问你话!”张凡一脚踩在黑瘦的肚腹下面,令他动弹不得。
“爷,小爷,饶命呀,你问我什么我都说,留我一条狗命就成,我家三代单传,这打种的玩艺,您不要给毁了!”
黑瘦感到张凡那只脚快要踩碎了他,吓得语无伦次,苦苦哀求。
“说,豁嘴在哪里?”张凡脚上一用力。
“啊!”黑瘦子身子一挺,尖叫起来,“他,他在大酒店。”
“你确定吗?”
“爷,我哪敢撒谎!约好了的,本来我该去,这不,被这小娘们给缠住了。”
张凡再踢一脚,“小子,要是那里没有,我回头摘了你小腿儿!”
而此时,县城酒店宴会大厅里,一个洗脚房小老板正在宴请豁嘴代刚和他的一伙弟兄。
最近一段时间,代刚攀上了由氏集团和天际集团这两门硬亲戚,腰杆子顿时一倍,不但脱离了庞老板旗下,而且自己招兵买马,拢络到了几十号人,把其它几家竞争团伙赶走,狂吞了洗浴一条街的保护费,威风四起,整个县城几大派都不得不退避三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