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众人不禁一愣,纷纷放下酒杯,看看张凡,又看看代刚,那意思是说:哪来的愣头青,闯我们的饭局,这不是打着灯笼拣粪——找(死)屎吧!
代刚看见张凡,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下来,张嘴不是,闭嘴不是,好像中风面瘫一般!
张凡环视一周,把目光定格在代刚脸上:
没错,就是这小子,他那三片豁嘴,奇葩至极,走到哪都能认出来。
代刚乍一见到他心目中的煞神张凡,不禁暗暗叫苦:
这小子怎么找上门来了?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!
如果是单独找我,我就是给他下跪也没关系!
可眼下……
代刚大脑急速旋转。
贱人点子多,代刚很快就打定了主意。
他从座位上站起来,像老朋友相逢似地,张开双臂,朝张凡迎上去:
“哈哈,张!是你呀!我给你打电话不通,你看到了我的留言吧?”
张凡被他这一喊弄得一愣,但马上就反映过来:豁嘴这是怕在众人面前掉价呀!跟我装熟识!
你怕掉价,我今天非叫你掉成锅底儿价!
代刚碎步走近前来,冲张凡又挤眉又弄眼,凑到张凡耳边小声道:“先生,有话咱们出去说,一切好商量!”
“商量泥马!你在拘留所干的好事!”张凡淡淡地说着,然而却一有股杀气在声音之中。
“什么拘留所?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?有木有搞错呀?哈哈……”
代刚听见拘留所三个字,心中一沉:那事做得够绝密,怎么会这么快就暴露了?完蛋了,这小子是来寻仇的。
“跟我装傻不是?”
张凡厉声道,伸手一抓,将代刚脖子上的珠串揪下来,挥手打在他脸上。
顿时,珠子滚落一地。
洗脚房老板呆逼一个,没有看出事情的苗头,冲上来叫道:“你敢对刚哥不客气?什么人?”
众小弟见有人出头,不敢落后,个个围上来:
“哈哈,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“刚哥,直接灭了他。”
洗脚房老板见张凡文质彬彬不像个练武的,而且有刚哥在场压阵,还有众位小弟,加起来有小二十号人马,对付眼前这个人,绰绰有余,因此正是表现的好机会,便大叫一声:“看招!”
双手拉开架势,一个虎步,向张凡下三路掏去!
“黑虎掏蛋!”
“这招没挡了!”
众人的惊叹之声未落,小老板已然弓身抢到张凡胯前,一只手如同利爪,直抓张凡!
张凡一笑,伸掌一拍,轻轻拍在小老板头盖骨上。
“嗯”地一声。
小老板身子一矮,失去平衡,向前跌去。
张凡瞬间将两腿向左右一迈,形成一个小城门。
小老板直钻进城门之内。
张凡一紧,将小老板的头紧紧!
“哎呦!”小老板在张凡叫了起来,进退不得,被夹得脸红脖子粗,却一动不能动。
“,灭了这小子!”
“,拿出通天铁杵大魔拳!给这小子一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