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神医呀!”
直到此刻,赵老爷子才彻底臣服于张凡了!
“张医生,我行医一世,治患无数,自以为有些道行!没想到,高手在民间哪!我服了,张医生!”
赵老爷子由衷地感慨道,站起来拱手冲张凡作揖。
张凡忙略欠了一下身,谦虚道:“赵老过奖了!我也是偶然脑子里灵光一现看出来的。”
“不,张医生,我看得出来,你有通天纬地的神奇医术,非我辈俗医所能及。还请张神医给老朽看看,究竟是得了什么病!”
张凡微微一笑,看了看赵院长,“赵老,赵院长一定跟您说我‘起死回生’吧?您别听赵院长瞎吹,我其实没有那么神!上次卫生院的事,是凑巧了。”
赵院长不解地看着张凡,意思是说:你不是答应给我爷爷看病了吗?怎么,这话里有推却的成分?
张凡在餐桌下轻轻踢了赵院长一下,示意他还有下文。
“非也!张医生,您一眼就猜出我隐秘之处的问题,定是非凡神医,您就不要推辞了。”
“哈哈,”张凡笑道,“既然赵老这么信任我,我就说个小法子,看看能不能治好赵老的病。”
“张神医请讲!”
赵院长和赵老爷子异口同声。
“要想治您的病,还请您老忍痛割爱。”
“什么?”
“那件老生戏服!”
“戏服?和我的病有何关系?”
张凡娓娓道来:“那件戏服的原主人,本是一个唱戏曲的,后来不知何因,遭受了血光之灾,死后阴魂不散,凝聚于他平素最喜爱的戏服之上。此戏服若是在阳气旺盛之人手中,尚无大害。赵老您年过八十,阳气不济,因此每日受这戏服内阴魂所摄,以致病势沉沉……”
赵老皱眉道:“既如此说,那为何家里其他人没有受影响?单单是我?我老伴比我还大一岁呢!她今日有事不在家,否则的话,张医生可以看见,我老伴身体极棒的。”
“赵老,我冒昧猜测一下,赵老夫人该是鸡年酉月酉日生人吧?”
“啊?正是!张医生怎么会知道?”
“世间以鸡为阳气最盛,此年此月此日生人,鬼神都要回避,何况是小小的一股阴魂,怎么能妨碍她呢?所以夫人自然无事。”
“啊,真有此说?”
“不但她自己百邪不侵,还会带动整个家族阳气上升。所以,自从她娶进门后,赵家万事兴旺,可是当真?”
赵老一拍大腿:“确实如此。我老伴过门之后,我赵家一路发达至今,难怪当年算命先生说我老伴是万里挑一的大富大吉、相夫旺家之相。”
“正是如此。”
赵老这回是彻底信服了,面露崇拜之色,问:“如何处置这戏服?我听神医的。”
“若是卖了,它会继续为害新买主。不如以法镇之,一了百了,只是……这戏服乃是文物,还请赵老定夺吧。”
赵老爷子果然有些心疼,不肯作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