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加大油门,驱车在高速路上狂奔三个小时,到达了水县县城。
事情很不凑巧,县城通往涵花家乡刘家庄的公路被洪水冲垮,施工队正在抢修,交通局发出的公告称,最早要明天中午才能通车。
两人没有办法,只好找了家旅馆住下。
闲呆在旅馆里无聊,张凡建议去街上逛逛,以此消磨时光。
涵花听说上街,眼光怪怪地,有些不情愿,但经不住张凡的要求,只好同意了。
水县是个大县,县城繁华如都市,两人在街上逛了三个小时,给涵花家里人买了一些礼品。
走出百货商场,张凡抬表看看,到了晚饭时间了,便问:“你想吃点什么?”
“我没胃口,陪你吃,随便。”
正好街对有一家“南方菜馆”,门前一个大牌子上写着:“今日特菜:香辣牛肉面。”
涵花心情不好没胃口,吃点辣的正好可以提提胃口,于是张凡领涵花进了菜馆。
这个菜馆人流量很大,顾客盈门,高档的装修加上热闹的人气,显得非常火爆。
服务员清一色白晰苗条的细妹子,身穿紧身红色马甲、包臀短裤,显得十分精神醒目,顾客看了,酒还没喝,就先醉了。
两人在大厅里转了转,竟然没找到座位。
这时,一个服务员引领他们来到靠窗的地方等候,待一对老夫妻吃完饭,两人方才坐下。
张凡不习惯大手大脚花钱,涵花也是没胃口,所以两人只叫了两碗牛肉笋尖辣面,两碟咸菜。
牛肉面的味道确实不错,尤其是面里的新鲜笋丝,脆而不硬,口感很好,两碟咸菜也是特别地开胃。
逛了这三个小时,张凡饿了,大口吃起来。
涵花没心情吃饭,只是用筷头慢慢地挑着面条,一根根地往嘴里吸。
涵花旁边的一个中年妇女吃完离开不久,服务员引领一个男的走过来。
“邵公子,真对不起,雅间全订出去了。您只好在这儿将就一下了。”服务员有礼貌地对那男子道。
那个叫邵公子的猛然坐了下去,大声道:“我们四位!”
服务员看了张凡一眼,道:“邵公子,这两位客人一会吃完腾出空来,正好四个位子。”
邵公子斜了张凡一眼,见张凡面前只放了两碟咸菜,便很瞧不起地皱了一下眉,问道:“喂,我朋友马上就到,你什么时候走哇?”
张凡一听,这话头也太不客气了:我什么时候走,难道取决于你朋友吗?
“吃完就走。”张凡哼了一声道,“不过,什么时候吃完,还不确定,这取决于我的心情。”
被张凡这一句带刺的话刺了,邵公子明显地打了一个嗝儿,转身对服务员说:“菜我先点了,等我朋友到了马上上菜。”
“您点点儿什么?”服务员满脸谄笑,把菜谱递了上来。
对于这样的大主顾,服务员非常巴结,因为他们每点一瓶酒,服务员都会从酒厂厂家那里得到一笔“开瓶费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