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我爸是福大发集团总裁!你应该管我叫邵公子。”邵公子牛气万丈地道。
“邵公公好。”
张凡讥讽说着,一脸笑呵呵,伸过手来要与对方握手。
邵公子斜了张凡一眼,扭头问:“涵花,你失踪这么多年,到底去了哪里?难道一直跟这个穷吊丝在一起?”
这一句,勾起了涵花的心酸事。
当年,涵花因为家里困难,初中毕业后就进水城县打工,在一家超市当营业员。邵公子来超市买东西,看中了这朵水仙花,当即上前调戏。此后每天都来胡缠,有一次把涵花堵在货架中间要施行不轨,多亏旁观顾客偷偷打电话报警,涵花才免于一难。
为了躲避邵公子的纠缠迫害,涵花辞去了营业员的工作,回到老家刘家庄。
没想到,邵公子神通广大,竟然找到了刘家庄,带着一伙砍刀客,赖在涵花家里不走,非要带走涵花不可。
涵花躲在亲戚家里不敢露面,邵公子和手下十几个打手住在涵花家里,一直待了三天,声称如果涵花不露面,就把房子烧了。
爸爸妈妈急坏了,奶奶也气病了。
涵花被逼无奈,在一个深夜里,由表哥骑着摩托车送出刘家庄。
涵花一路逃命,来到江清市,在一家超市做营业员。
而邵公子花重金买通了本村一个恶霸,那恶霸负责监视涵花家里,只要涵花一回村,就马上通知邵公子,弄得涵花再也不敢回村。
后来,涵花在超市里认识了妙峰村的司机,也就是她的前夫,便嫁到了妙峰村。
这一段辛酸经历,涵花一直没有跟张凡说,她担心张凡听了之后气愤不过来水县找邵公子打架。
见涵花不回答,邵公子把脸转向张凡,恶意满满地问:“你在哪里认识她的?”
“这和你有一毛钱关系?”张凡皱眉反问。
“当然有,涵花是我对象。”
“我怎么没听她说过?”张凡嘴角一挑。
然后,转过头,含笑问涵花:“你真的和这种烂人处过对象?”
张凡这一问,涵花以为张凡心里生她气了。
邵公子对她的迫害,她可以忍。
但她不想让心爱的张凡对她有一点不满。
涵花把头一甩,对着邵公子,怒道:“邵公子,不要乱说好不?谁和你处过对象?”
“你呀?我们相识于富佳超市,大约在冬季。后来到了情人节,我给你送去一车玫瑰花……你忘了?”
邵公子一边说,一边得意地瞥了张凡一眼。
涵花俏脸通红,极端愤怒了:“姓邵的,这五年来,你害得我有家不敢回,今天又在这里挑拔我和张凡的关系,你到底想怎样?”
涵花这一句话,张凡基本就明白其中发生过什么了,不由得一股想打人的感觉,怒目直盯邵公子。
“我想怎样?我想娶你当媳妇呀!”邵公子直接喊道。
张凡压抑住愤怒,平静地道:“邵公子,说话注意点,涵花是我的女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