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邵公子狠了狠心:“麻地,我今天是栽在农民工手里了!一百万就一百万,成交!快说你的帐号!”
邵公子掏出手机,准备转帐。
“邵公子,哈哈,你想多了!”张凡又是笑道,“我说过一百万了吗?我说过一百,现在我加了一个亿字,一百亿,你看可以吗?”
邵公子胸口爆炸:“卧槽泥马!”
伸出手,抡起手机,就向张凡头上砸去。
张凡手里的筷子向上一挡。
“当!”
手机破碎,筷子从掌心穿掌而过!
“啊呀!”
邵公子惨叫一声。
“你活腻了!”
邵公子忍痛大叫,不顾手掌上还带着筷子,另一只手抡起椅子,向张凡砸过去。
张凡轻轻用手接住椅子,向前一捅。
椅子靠背一下子顶在邵公子胸前!
有如铁杵一般,邵公子受到重创,胸口一热,一口鲜血喷涌而出。
张凡从桌子上探过身去,扯住邵公子耳朵,向外一拽!
“哎哟!”
邵公子又是一声惨叫,耳垂直接从耳根处扯裂开一道豁口!
邵公子完全被这几下子给打蒙了,情知遇上真高手,再对抗只有死路一条。
烂人的特点是机动性强,能进则进,该退就退,他尖声哀叫一声:“先生饶命!”
“饶命?”
张凡意犹未尽,双手揪住他的头摁在桌上,当当当地磕了三下,权当是磕头了。
松开手,邵公子抬起头,额头上凸起了一个红枣大小的红包,有如老寿星!
邵公子眼冒金星,冲张凡告饶:“先生,别打死我!”
“打死你,脏了我的手!”
张凡端起桌上的半碗牛肉面,连汤带面,向他脸上砸去。
泼了一个满脸花!
邵公子眼睛眉毛上挂着面条,耳朵上挂着面条,辣面汤进了眼里,疼得向后倒地,双手揉眼,在地上打滚儿。
服务员急忙跑过来,把邵公子从地上拉起来,拉到水龙头边。
邵公子用自来水冲了好一会,才勉强睁开眼睛,嘴里已经少了两颗门牙,那是被大海碗碰掉的。
张凡一步步向邵公子逼去。
邵公子双腿一软,直接跪倒:“先生——”
“以后还找涵花家麻烦不了?”张凡高声问道。
“我狗胆再大,也不敢去了!”
涵花拖住张凡的胳膊,使劲往门外拉:“走吧,这种人多看他一分钟都难受。”
两人一起离开菜馆。
街上的晚风有点凉,涵花紧紧地依偎在张凡肩头。
“涵花,你在想什么?”
涵花用牙齿轻轻咬他的肩膀,小声道:“堵在我心里好几年的气,今天终于出了。”
“都怪你拉我走,不然的话,我再虐虐他。”
“我怕你把他弄死了会吃官司。”
过了一会儿,涵花又问:“刚才他给你一百万,你为啥不把我卖了?”
“要是给我一千万,我就把你卖了。”
张凡一边笑,一边把手指伸进涵花腋窝,揪了腋毛一下。这些天,张凡闲着没事,就爱揪她腋下的细毛,绒绒的,非常好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