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两人的鞋上,都抹了烟锅油,以防止蛇咬。
张凡的背包里装了几个大馒头和一袋咸菜。
出了村向西走去,走了二十分钟,很快就没有公路了,只有羊肠小路蜿蜒向前,通向大山谷深处。
这一带大山属于云霞岭中麓,山深林密,形势险要,人迹罕至,景色极为优美。
蓝蓝的天上,挂着几朵白云。
走在密密的森林里,脚下踩着松软的腐殖土,枝叶之间,有点点阳光洒落下来,照在地上,有如镭射灯光一样令人着迷。
“涵花,你们这里山区真美。将来,咱俩修成神仙,在这里盖间草房,永生永世生活在大山里。”
“修仙的事以后再说,今天的任务是找到零当草。”涵花笑道。
张凡想起昨天在村委会见到的那个巫山炮,便问:
“涵花,那个巫山炮好像挺牛逼的,什么来头?”
“这个巫山炮,什么坏事都干,是镇里有名的地痞头子。他手下有一伙打手,谁家不还钱,这伙人就到人家去闹。”
“肯定也去你家闹过吧?”
“我跟你说了,你可别去惹事呀。”涵花担心地说。
“我不惹事,你说吧。”
“我们家每年秋天庄稼刚刚收完,巫山炮就领人来到家里,清点粮食。有一年秋天,我爸想偷留一点给奶奶做顿干饭,把一袋玉米埋在地窖下面,结果被他们给挖出来了。他们过秤一秤,那袋玉米有八十斤,那个巫山炮令我爸跪在井台上,一连打了我爸八十个耳光,脸都打歪了。”
“原来,你爸的脸是巫山炮打歪的?刚见面时,我以为是中风呢。”
“不是他是谁!”涵花气得脸通红。
“噢,这个巫山炮挺厉害!”张凡暗暗地握了握拳头。
两人在密林中慢慢向前,一边走一边寻找。
据说,零当草不喜阳光,一般都生长在林地里。
一直行走了两个小时,越往前走,小道越来越窄,道边的灌木丛越来越密,张凡不得不用镰刀砍断挡路的枝条,艰难地向前。
又向前走了半个小时,小路没了。前面是杂乱无章的树林和灌木,还有一条清泉从脚下流过。
不敢再往前走了。
在老林子里,如果离开了路,用当地的土话说,很容易“走玛达山”,也就是迷路了,在山里转来转去。“
两人坐到泉水边,脱了鞋,把脚泡在凉凉的泉水里,洗了洗脸和手脚,然后取出带来的馒头咸菜,就着泉水吃了起来。
吃完饭,张凡往地上一躺,想眯一会。
不料,后脑勺被刺了一下。
回身一看,是一段枯树枝。
而在枯树枝之下,有一棵圆叶小草!
“零当草!”
张凡惊喜地叫了起来。
“真是!”
涵花喜出望外,“没错,是零当草。奶奶有救了!”
两人赶紧用镰刀挖了一个很大的坑,把零当草连根挖出来,抖落掉泥土,小心翼翼地用报纸包起来。
又在周围找了一下,再没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