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正在发愣,张凡手掌向上一翻!
“啪!”正打在巫山炮的下巴上。
只听脆脆的一声:“叭!”
巫山炮下巴骨顿时断裂!
上下牙齿相撞,两只门牙顿时崩掉,半截牙齿从嘴里飞出来。
一团团血水,从嘴角流下。
身体被这一击,站立不稳,向后一仰,重重地倒在地上。
“呔!”疤脸最先从惊愕中醒来,挥起手中尖刀,一低头,向张凡腹部刺来。
张凡怕枪不怕刀,刀在他眼里如同空气一般。
挥手一拍!
正拍在刀刃之上。
疤脸势在必得的一击,瞬间泡汤
一尺多长的尖刀被击断,飞了出去!
疤脸向手中一看,只剩一小段刀柄:刀没了?!
“还手必死!”
张凡轻叫一声,反手一拍!
正正地拍在疤脸胸口上。
疤脸如同电影特技一般,身体平飞出去,摔在很远的地方。
这几下子表演,全都发生在几秒钟之内。
众人以为天神下凡,失魂落魄。
有呆立不动的,有转身要跑路的,有跪地求饶的,就是没有一个敢动手的!
张凡大吼一声,“都给我跪好!”
“噼噼啪啪!”
众人将手中武器扔在地上,屈膝跪在地上,大气不敢喘。
张凡走到巫山炮面前。
巫山炮此时完全服气了,恨不得给张凡舔鞋底儿,一个劲地赔礼,因为下巴骨断了,说话声音有些含糊:“张先生,都是俺这伙人没见过世面,不知道世上还有您这神功,别见怪呀,随您怎么处置我们都行,就是别报警。”
“不报警?”张凡轻哼一声,故意吓唬他们,其实他心里另有打算,只是不想亲口提出来。
“张先生,这样吧,刚才我们污辱了您夫人,我们赔您夫人一笔精神损失费吧?”
“小看我了是不?你们那几个小钱也配跟我谈?”张凡道。
这时,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,四肢着地爬了过来,双手搂住张凡的小腿,哀求道:“张先生,我上有老下有小,还有两个孩子都在念初中,我若是坐了大牢,两个孩子书念不成了,毁了前途!求张先生高抬贵手!”
张凡不理他,把脚一抬,将他蹬翻。
他爬起来,又爬到涵花面前:“刘家大闺女,你不认识我了?我不是你姑姥爷家的柱子吗?你忘了吗,我还借给过你爸爸钱呢,五百块钱,这些年我见你家困难,也没向你爸要。你不信,你打电话问问你爸?”
涵花细看了一会,恍然道:“你真是柱子大伯?”
“是呀,这个还有假吗?”
“我倒是听我爸说过,你家过去对我家挺照顾的。”涵花动情地道,然后看了张凡一眼。
张凡继续扮演黑脸,喝道:“泥马给我搞什么悲情!”
涵花劝道:“小凡,饶了他们这一回吧。”
张凡不为涵花所动,掏出手机,准备打电话报警。
一群人吓得鬼哭狼嚎。
涵花走上前,抓住张凡胳膊,不让他报警:“小凡,若是柱子大伯进去了,我爸会生你气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