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和涵花松了一口气,离开山楂园回到家里。
打开手机查查帐号,里面已经多了23万元钱。
看来,这巫山炮确实是“舍钱不舍命”,老实地认怂把钱打过来了。
张凡和涵花天天去山楂园给狍犴治疗,县里的养鹿场买了高级鹿饲料喂它。
五天后,狍犴在精心护理之下,伤口渐渐愈合,已经能站起来走路了。
张凡把那块狍茸放在阴凉处阴干,切下来一点点,加上几味中性草药,制成一剂大补汤,给姥姥、爸爸和妈妈分别喝下。
果然名不虚传,狍茸汤喝下第二天,三个人的脸色都滋润起来,脸上的沟纹明显变少变浅,精神健旺极了。
奶奶身上有了劲,自己穿上鞋,蹬蹬蹬一路走去园子里锄草去了。
过了几天,狍犴伤口愈合,完全康复后,张凡和涵花把它牵到大森林里,恋恋不舍地放归大自然。
本想再陪岳父母多住几天,忽然接到周韵竹的微信:“张先生,我的病又犯了,你抽空给我看看。”
想到上次给周韵竹看病,她慷慨地拿出十万元诊费,现在她要看病,论情论理,都不该冷落了。
张凡决定马上回江清。
临走之前,张凡把帐户里的钱转到涵花爸爸帐上十万块,嘱咐爸爸用这些钱修修房子、多买些营养品给奶奶吃,然后便收拾一下回到了江清。
刚到家,钱亮就打来电话:“小凡,你总算回来了!几个酒店的苹果早就断货了,酒店经理打电话催我!”
张凡去水县走得太急,没给钱亮留下红苹果存货,急忙歉意地道:“明天一早,我把苹果送到你家。”
第二天一大早,张凡把两周的货共四百只红苹果给钱亮送去,然后直接开车来到周韵竹在江清市林业小区的那个秘密住宅,敲开了3幢508号房间的门。
跟第一次来这里相比,房间里没有什么变化,可是周韵竹本人变化却挺大。
一袭荷绿色细花睡袍,细腰上扎着带子,双襟向两边掖住,中间敞开v形,露出一大片洁白。
她情绪不错,说话也比上次随便很多,拉着张凡在沙发上坐下,给张凡削苹果。
张凡笑道:“周姨,我带了苹果给你。”
说着,从包里取出一袋苹果,放在茶几上。
“哇!好大好红哪!”周韵竹惊喜地道,伸手抓起两只苹果,左看右看,爱不释手。
切开一块,放在嘴里嚼嚼,满嘴流蜜,问:“你从哪儿买来的?”
“自家果园里种的。周姨喜欢吃的话,下次我送一筐来。”
“苹果清热美容,你再给我送十只吧。”周韵竹红唇轻启,咬了一小口。
“好,我一定挑最大最红的给周姨。”
周韵竹嘴角一乐,身子向沙发上后仰一下,斜眼瞟张凡,道:“我今天请你来,是想让你给我按摩按摩。上次你给我按摩之后,连续一周,天天晚上睡得特别实沉,白天精神。这几天,又开始睡不着觉了,看来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