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周韵竹伏在他怀里,小鸟依人,额头上湿湿的一层香汗。
张凡伸手拉起枕巾,轻轻地替周韵竹擦去脸上和背上的细汗,疼惜地说:“刚才很痛吧?”
“痛并快乐着!”
一番风雨滋润,周韵竹简直变了一个人,从一个面带哀怨的美妇,焕然一新成了个快乐的小女孩,调皮地道。
“韵竹,以后不准再去补什么膜了。”
“你喜欢,阿姨还要补给你。”
两人穿好衣服,周韵竹去厨房给张凡热了一杯脱脂牛奶,热气腾腾地递到张凡手中,道:“把它喝了,攒着精神,一会儿还有重要出诊呢。”
“什么?重要出诊?我没有诊约呀。”
周韵竹笑道:“小凡,你以为我今天找你来仅仅是为了按摩?”
“那是为啥?”
“其实,我今天是替我闺蜜约你。”
“你闺蜜?”
“对。小时候我们两家是邻居,一起玩长大的。”
“你闺蜜得了什么病?”
“别问,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张凡赶紧喝完牛奶,坐上周韵竹的宾利车,十分钟后,来到市政小区。
闺蜜住在一楼一个三居室,两人到来时,她已经站在门前迎接了。
她看起来三十岁出头,素雅大方,说话分寸得体,一看就是个美丽的知性女子。
“我叫郑芷英。”她自我介绍道。
“我叫张凡。”
周韵竹微笑着补充道:“他是神医。”
对于神医这个称呼,郑芷英似乎不能接受,轻轻地瞟了周韵竹一眼。
热恋中的周韵竹并未留意别人看她的眼光,而是骄傲地看了张凡一眼。
这一眼,被郑芷英看在眼里,她奇怪地想:周韵竹是不是被他拿下了?不然的话,她看他时那眼神,怎么会那么亲昵而撒娇?
三个人坐下,保姆送上了水果。
闲聊了一会,周韵竹含笑问张凡:“小张,你给芷英看看,她哪儿不对?”
张凡抬眼观察一会,问:“我可以给你切切脉吗?”
郑芷英饶有兴趣地伸出玉腕儿。
张凡细细切了一会,放开她的手,很干脆地道:“没什么病理性疾病,只是为一件事长期烦恼,导致轻微抑郁罢了。”
郑芷英一愣,随即斜了周韵竹一眼,心中思忖道:说得这么准?难道周韵竹事先向他透露过我的情况?
“你瞅我做嘛?”周韵竹启齿一笑,“我可是啥也没说过呀!”
郑芷英道:“张医生,这,能治吗?”
“治病不是事儿,是事儿就一会儿,开一副草药,连喝两天,就会调治过来。不过,因为几天前你受到了一次巨大惊吓,导致白带增多,这个需要再开一个方子慢慢调理才行。”
郑芷英一惊:这人说得都对!
上周在车库里,老公倒车把她撞倒,虽然没受伤,但惊吓不浅!还有,这两天忽然白带巨多,早晨上班时要随身携带三、四条三角裤备换,麻烦死了……
这些事,根本没跟韵竹说过,这个张医生怎么会知道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