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微笑着点头,“正是我。尤处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“原来你们早就认识?”周韵竹惊诧地问。
尤林国看了周韵竹一眼,心中十分不满,但鉴于两家的交情,不便发作,只能把气全发在张凡身上,不屑地道:“我作为国家机关干部,官不大也算个处长,身份在这里放着呢,怎么能认识街头小郎中?那天,是他跑过来招徕生意,我们才见过一面。”
尤林国的话够损的了!
周韵竹脸上一红:难道,张凡在街头招徕生意?拉人看病?这既令她尴尬,又令她心疼,不禁看了张凡一眼,问:“小凡,你上街行医了?”
张凡也不屑为自己过多辩解,只是淡淡道:“那天在街上偶遇小勇病情发作,我想当雷锋,尤处没给机会。”
周韵竹舒了一口气,对郑芷英说:“我说小凡不会是街头行医的嘛。”
郑芷英对老公道:“林国,小张医生挺神的,刚才给我看病,说得很准。”
万林国一见老婆如此信任张凡,更加气愤:好小子,为了抢到生意,你先走夫人路线,把我夫人和周韵竹先给忽悠了。
而且,从情况上分析,两位夫人已经被忽悠瘸了!
“你是医生吗?”尤林国严肃道。
张凡摊开双手,一耸肩:“如果在尤处长的眼里村医也算医生的话,那我就是了。”
“村医?”尤林国表情一变,有一种猫见老鼠、城管见到小贩的自豪感,朗声问道,“村医好多是三无行医,你行医手续有吗?”
张凡还真没有行医手续。
当时在妙峰村开医务室时,手续还没来得及办就被查封了。
后来盘下了张家埠医务室以后,一直借用原来的村医老巩头的那套手续。
尤林国见张凡语塞,情知自己击中了对方要害,便乘胜痛打落水狗,继续追问道:“你学过医学吗?哪毕业的?学中医还是西医的?”
一连串不怀好意的问话,渲染得现场气氛紧张起来。
张凡颇不是滋味,这尤处也太无礼了!好歹我是你家的客人,你何至于这样咄咄逼人?
不过,不看僧面看佛面,既然是周阿姨把自己介绍来的,张凡还不至于打尤处一拳!那样太不给周阿姨面子了!
更何况郑芷英对自己的医术是认可的。
所以,如论如何,要沉住气。
“江清市卫校毕业!中医临床专业。”张凡回答道。
“江清卫校?”尤林国挠着头思索着,“江清卫校?张凡……我想起来了,前些日子,江清县卫生局那边,上报到我们市医政处,他们那边查封了一个村医务室,好像那个村医也叫张凡,不会是你吧?”
“正是在下。”
张凡毫不避讳地回答。
“果真是你!你非法行医,还卖假药,听说被逮捕了,怎么这么快就放出来了?”
尤林国把这点事全抖落出来,目的是让老婆和周韵竹别相信张凡。
张凡怒火再一次上攻,刺了尤林国一句:“放不放出来,不归尤大处长管辖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