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尤处垂手挨打,不是不想还手,害怕还手便是找死。
面对强者,尤处选择屈膝。
郑芷英一脸鄙夷,看着老公道:“尤林国,人家上门给孩子治病,你却逞英雄,一再用语言攻击人家,好像你多能耐似的!这下好了,被打脸了,你刚才的能耐哪去了?你倒是还手呀!哼,除了那件东西,你就是个娘们儿!我都替你脸红,哪辈子缺了大德,嫁了你这么个熊包蛋”
尤林国脸上火辣辣,却强撑着给自己找了个台阶,道:“张凡,别张狂,看看谁笑到最后。我可以查你,随时可以把你的医务室封了!我有这个权力!不过,看在韵竹的面子上,我饶了你这一回!你走吧,马上离开我家!不然的话,我叫你二进宫!”
张凡笑道:“你知道个球!老子已经二进宫了!三进四进还算事儿吗?!”
原来是惯犯!
尤林国又是一惊,对张凡多了一层惧意。
蹲监狱,不是白蹲的,那里可是大熔炉。
他已经是二进宫了,且不说他自己在里面学到了东西,光是在里面交的一群狱友,也都不好惹。
尤林国见自己无法对付张凡,转身对周韵竹说:“韵竹,你把这个无……不讲理的带走吧。”
他刚想说“无赖”,但慑于张凡眼里的怖人杀气,马上改了口。
“不用你赶我,”张凡怒气满面,对周韵竹和郑芷英道,“这场没意思的戏就到这儿吧,我得走了。”
说着,也不管周韵竹,独自大步向门厅走去。
郑芷英狠狠地剜了老公一眼,心中暗骂:韵竹带来的客人,你就这样给赶走了,以后我们和韵竹的关系怎么处?
忙追过去,一把拉住张凡:“张医生,别跟老尤一般见识,他这人天天处理医患关系,有吵架职业病。”
周韵竹也上前来,两个女人,四只柔软小手,抓住张凡。
周韵竹一手抓住张凡的右手,另一只手假装挽住他的腰,却偷偷在他后背轻轻抚摸着、安抚着。
面对两个少妇的求情,尤其是周韵竹那只安抚的手,张凡真的不忍心甩手便走。
如果自己就这样离开了,周韵竹肯定也在面子上挂不住。
唉!罢了!
事情一跟女人联系起来,就复杂、变味了。
“韵竹、芷英,你们不要拦他!他根本不会看病,他这是借机开溜,松开,让他走。”
尤林国却是通过门厅墙上的穿衣镜,发现周韵竹的手在不断抚摸张凡,心中明白,周韵竹可以控制张凡。
“林国!你不要这么说!你怎么知道他不会看病?”郑芷英彻底生气,冲郑林国吼起来。
“他要是会看病的话,我聘他进市中医院当大夫!”尤林国也回敬媳妇以吼叫。
一提市中医院,张凡心中那块伤疤被揭开,鲜红的血,从心中流出,滴滴洒落在心灵最痛之处!
老天不公!
若不是毕业时受到陷害,他此时已经是市中医院的医生了,何致于像现在这样当个小村医到处受人白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