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“还有,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,我还可以指出:你们为了小勇健康,不止一次带他去拜这个神求那个祖,想求神明来保佑小勇。此话不假吧?”
尤林国夫妇面面相觑,一言不发:
二人确是这样做过,只不过作为机关干部,担心影响不好,此事绝对是秘密,外人一概不知!
郑芷英看了周韵竹一眼,解释道:“没去请什么神,只不过去尤家祖祠拜过几次老祖宗!”
郑芷英的话,更坚定了张凡的判断:小勇的病,是祖祠里恶鬼临头所致!
哼,求神不成求到鬼!
不过,张凡不想透露这个真相,只是点到为止,他不想让尤林国知道自己会看阴病,更不想暴露了自己神识眼的功能,因此随口说道:
“小勇抽风,并非癫痫!若是按癫痫来治,越治越重!”
“那张神医,您快说说怎么治?”郑芷英急切地问。
“小勇的病乃是身体元气太弱,然后在祖祠里受到惊吓,致使七经六脉无法元气不能延续,导致脉经混乱!这种病,只有以秘方调节经脉,辅以心理治疗来加强精神镇定,才能治愈!”
张凡所说的“辅以心理治疗”只是个幌子,为了是给小勇治病时掩盖一些东西而己。
“张神医!您太神了!”郑芷英叫道。
此时,尤林国也是被张凡彻底折服了!
“张神医,”尤林国面上突然堆出灿烂之笑,声音也是谦恭得有些让人起鸡皮疙瘩,“那就请您给我儿子治一治吧!”
“尤处长,您听得懂人话吗?我们刚才打赌打的是看看小勇有什么病,我可没说给你儿子治病呀!”
“张神医,就我的社会地位和我家庭条件而言,你给我儿子治病,你能吃亏吗?”尤林国以利相诱。
张凡笑道:“我是个小村医,你是个大处长,可是,你别把我当要饭的好不?你叫我滚我就滚,你叫我治病我就必须治?你这种人真恶心!”
张凡冷笑着骂完,转身大步出门而去!
一顿狠骂,尤林国蒙登半天,等他缓过神来,张凡已经走出楼门。
他拔腿就追:“张神医,请留步!”
郑芷英也拉着周韵竹跑了出去,跟在尤林国后面追。
张凡走得很快,转眼间已经快到小区门卫了。
“张神医——”尤林国肥胖的身体一路向前滚去,气喘吁吁地喊。
实在跑不动了,他掏出手机,拨动小区门卫的电话,“门卫吗?我是尤处长——”
周韵竹和郑芷英恰好追上了尤林国,周韵竹一听尤林国给门卫打电话,脸色一变,一把抢下尤林国的手机:“要门卫拦他?我警告你,别摸老虎屁股!他一巴掌能把人打死!”
“他敢?我整死他!”
张凡反正不在身边,尤处可以随便说什么大话都可以。
“我家老卜的秘书被他一掌打飞,摔断了四根肋骨,一群保镖都不是他对手。你把张医生惹急了,出手就能废了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