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真灵验!
小勇以前每天睡觉前必然抽风一回,吃完鸡腚尖之后,当天晚上没有抽风,睡得很安稳。
第二天一大早,周韵竹还没睡醒,便被铃声吵醒了。
是尤林国打来的,他声音激动得断断续续:“韵,韵竹姐,谢天谢,谢地,小,小勇好,好了,昨晚没抽!”。
周韵竹得意地调侃道:“神医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!这下长见识了吧!”
“真长见识!三个鸡腚尖就搞定了。偏方治大病呀。韵竹姐,我和芷英要去张家埠,当面重谢张神医!”
“道谢的事,缓缓再说吧,他现在不一定愿意见你。过几天我还要约他来给我治偏头疼,他来江清时再说吧。”
张凡从周韵竹家开车回到张家埠时,涵花正在家里包饺子。
见张凡回来,忙说:“你饿了吧?我包了你最爱吃的山芹菜牛肉馅饺子!”
张凡跟周韵竹战斗过一回,体力消耗很大,这会儿肚子正饿呢。
“太好了!我肚子饿得咕咕叫了。”
涵花心疼地看了张凡一眼,“以后到市里出诊,饿了就下饭店。”
“还是回家吃,省钱。”
“咱家再穷,也不差你一顿饭钱。听话啊!你不是叮嘱过我吗?肚子饿,容易得胃炎!”
“好,好。”
“你洗洗手,先剥几瓣蒜,捣一捣,我马上饺子下锅。”
张凡坐在涵花旁边剥蒜。
面前摆着一竹簾小饺子,摆得整整齐齐,比大枣大不了多少,煞是可爱。
“包这么小的饺子,多费功夫呀。”
涵花启齿一乐,得意地道:“你爱吃的,我当然要精工细做了。”
张凡心中一热:还是涵花对我好!
涵花的好,是贴心贴肺的好!
可是……我却做了对不起涵花的事……
想起和周韵竹发生的事,眼睛有点潮湿。虽然事情的发生是周韵竹精心设计的结果,但张凡仍然自责不己。
“小凡,你身上怎么有股香水味?”
涵花轻轻问道。
张凡一惊:坏了,一定是周韵竹身上的味道!
“噢,是吗?”
张凡假装惊诧地道。
“挺淡雅的香水,高级货。”
张凡有些慌了:越来越逼近事实!
“呵呵,一定是卜董事长夫人那个闺蜜!”张凡打着哈哈。
“怎么,卜董事长夫人领你去给她闺蜜看病?”
涵花随便地问,看来并没有怀疑。
“可不是!她闺蜜身上香水好浓,熏得我头晕。”
接着,张凡便在尤林国家里发生的事,详细给涵花讲了一遍。
“尤处长也是个有钱人!出手就给了两万。”
张凡说着,把周韵竹给的两万元钞票取出来。
作贼心虚,他不敢说是周韵竹给的钱。
涵花哪里知道张凡有这么多勾勾心眼,一见厚厚两沓钞票,脸上欢天喜地。
“小凡,你太厉害了!出去一趟,就赚回来两万。看来,咱家盖房的钱很快就攒够了。”
张凡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:看来涵花一点也没怀疑香水的来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