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不好,这强烈的闪光,可能被这伙人看见!
急忙抬头去看人群。
一个个愁眉苦脸往前走,根本没有反应。只有几个专业哭丧的,拖着长声在哭唱,听起来不是十分卖力。大概她们要积攒力气,等到了公墓再号啕。
没被发现就好。张凡松了口气:因此看来,这亮光也只有神识瞳能够看见,肉眼看不见。
随着亮光一闪,幡旗杆上的阴魂突然僵立着,四处张望,样子像是受了惊吓。
它很快就发现了张凡手中的骰子。
有如磁吸一般,它迅速松开手,轻轻从幡顶上飘下,俯冲而下。
这回,张凡看清楚了:是个女鬼。
原来,这个女阴魂本不是这家丧户的魂,而是一个流,遭横祸而死,无人收尸送终,后被民政部门收到火葬场烧了。
因为没人发送它,一缕香魂只好滞留在这一带地界游荡。
刚才见到有招魂幡路过,它便爬在旗杆上,本想借着这架招魂幡西去,不料见路边有一道招魂气,它身不由己,被招魂气摄取而来,进入骰中。
张凡不由得暗道:这骰子果然是鬼星骰无疑!
它有相当巨大的法力,相隔十几米,竟然能将鬼魂摄取进骰子里。
哈哈,神器,我张凡也拥有了梦中的神器!
手握鬼星骰,张凡忽然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自信的和雄心:无权无势无钱,我张凡混得一塌糊涂,连个小瘪三由鹏举都能抢走我的女友,真是奇耻大辱!
如今有了这神器,情况定然改观。
张凡心情激动,手心冒汗,拿着骰子反复看。
虽然说这骰子能收鬼镇鬼,有巨大法力,但毕竟把一个阴魂带在身边与自己随行随住,心中不免一愣一愣地:万一晚上这鬼魂偷偷溜出来吓唬人怎么办?把涵花吓到了怎么办?
不行,得让它出来。
张凡用手拍了拍骰子,想把它拍出来。
阴魂受不住张凡小妙手神力所驱,从骰子里探出头来:“法师,既收了我,我当受法师驱使,请问法师有何吩咐?”
此阴魂是个十八九岁的女魂,脸蛋还算俏丽,只是白惨惨的鬼气十足,额头上不知从什么地方撞了一个血红的大包,看着十分不舒服。
张凡问:“你年纪轻轻,因何成鬼?”
“落水溺亡,没人发送,只能作游魂野鬼。”
“既然如此,我把你送到山神庙去,可好?”
“山神庙?难道法师要把我禁锢在山神庙,受山神践踏?我听说山神生性,多抓女鬼游魂为仆妾,玩够了便送往阴司。阴司因为她们怀了鬼孕,便用擀面杖打胎,两个男鬼摁住女鬼,第三个男鬼用擀面杖在肚子上这么擀来擀去,把胎儿压下来之后,才准许她们投生,痛苦不堪哪!”
“大胆,有我在此,哪个山神敢放肆?你且在那里栖身,遇到索命小鬼即可跟小鬼去阎王殿报到,如何?”
“我如果不肯做山神的仆妾,只怕山神不肯收留我。”女鬼忧虑道,“我认识的一个女鬼,不众山神,被山神把它镇在垫脚石之下禁锢,至今无法脱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