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尤林国知道,现在社会办什么事都好办,就是用人进人这事不好办。不过,要真想办也可以办,就是要浪费一些以前积攒的人脉人情了。
“韵竹,这事你放心,妥妥地。”尤林国拍拍胸膛。
张凡一直听着,心中不禁一阵狂跳:进市中医院?
当时他被市中医院撕毁合同时,是何等的痛苦绝望!
如今若是能当还乡团杀回去,又将是何等畅快。
而且,也给由鹏举看看:我张凡乃是不死鸟!
“那就先谢谢尤处了。”张凡淡淡地道,掩饰住内心的激动。
离开尤家,告别周韵竹,张凡首先去一家洗浴中心洗了个澡,以防像上次一样被涵花闻出什么香水味。
从洗浴中心出来,去超市买了一些涵花爱吃的小食品,然后急急地开车回张家埠。
一边把小食品打开让涵花吃,一边把进中医院工作的事跟涵花讲了。
涵花喜不自禁,“小凡,怎么样?你刚到妙峰村时,我就跟你说,慢慢等,会有机会的。现在机会来了。”
“你真是我的红星吉星。”
过了两天,张凡打电话给赵院长,询问托他办的那件事。
“赵院长,上次我跟你说的医务室三级资质的事,办得怎么样了?”
赵院长在电话那边哈哈一乐:“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,这件事情虽然有难度,但是,我动用了好多关系,终于给你办成了。给明天到县卫生局办手续吧。”
“太好了。”
“张医生,我爷爷那话上那块病,你什么时候给治一治呀?”
赵院长这是指的赵常龙上的那块癌斑。
“没问题,等我明天去卫生局把三级资质办下来,就给老爷子检查一下。”
张凡现在也学精了:我得先把资质办下来,然后才能讲下一步的事。
第二天,张凡带着相关手续,去江阳县卫生局,顺利地把三级医务室的资质给办了下来。
走出卫生局,赵院长便约张凡去江清市赵记大药房见爷爷赵常龙。
赵记大药房位于江清市繁华的商业一条街上,门面古色古香,一看就是有信誉的老字号。
店内迎面一尊笑面财神塑像,墙上挂一柄暗红桃木镇邪镇病宝剑,宝剑之下,是横卷中楷汤头歌。
正中墙上,一幅一米高的红底墨字“寿”字中堂,两边却是一对以草药名连成的楹联,可谓奇绝奇巧:
白头翁舞大戟坐海马战百合威加草寇,
红娘子佩金簪插银花压五倍羞闭牡丹。
即使张凡古文功底极佳,也不得不为这副楹联的作者而折服,不由叹道:“好联!”
赵院长颇为得意地介绍道:“这副联是我五亲手撰写,百余年来挂在这里,凡是来宾骚客,都是赞不绝口。”
“赵氏家学源远流长哪。”张凡道。
两人进店,赵老爷子没有发觉。因为店里坐着二十几个患者,排队等着赵常龙给开药呢。
赵老爷子坐在桌前,戴一副老花镜,手捏毛笔,笔走游龙,不断地开出方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