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神医》

张凡未做回应,却问患者:“这位,想必已经服了好多蜂房了吧?”
患者一惊:“你怎么知道?我在别处中医那里开了三剂蜂房,熬汤喝了三个疗程,妈的越喝病越重,因此才慕名前来赵记大药房。”
“越喝越重?怎么可能?”赵老爷子脸上微微变了颜色。
患者说时无心,赵老爷子却是听者有意,好比被当面打脸一般,有些坐不住,不相信地问:“张医生,这是为何?”
张凡笑道:“中医本来就是一门经验科学,再加上古人以讹传讹,说什么蜂房坚固,可以助骨质增长。事实恰恰相反,蜂房乃工蜂用口筑成,其中含有大量蚁酸,不但不能助补骨质,反而蚀骨,大量服用的话,钙质流失,关节当然越来越糟。”
患者听了,悔恨地敲一下桌子,道:“卧槽,庸医害人哪!”
赵老爷子惊问:“那么,张医生是怎么猜到他服用了蜂房?”
“一个人如果长大量服用蚁酸,身体酸性增加,造成色素沉积,身上多处黑斑。如果我没说错的话,他身上最近新长出一些黑痣。”
“医生,你说得太对了!”
患者说着,掀开衣服,指着前胸道:
“看,看这几个黑痦子,都是最近两周长出来的。我很奇怪身上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多痦子,上网查资料,网上说这是癌症前兆!可吓死我了。”
“不是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张凡宽慰道,“回去多吃碱性食物,痦子慢慢地会消失的。”
患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半个月以来盘踞在心中的癌影终于散开了。
“那蜂浆为何有益?”赵老爷子问。
“蜂浆内含骨节物质,可以缓解因为走路而引起的关节摩擦。”
赵老爷子感慨道,“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呀。张医生医术源于古药典,又不拘泥于古药典,继承加创新,实属难得。”
那个患者高高兴兴地拿着张凡的药方去抓药,而早己等急了的第二名患者,马上走上前,坐到了诊桌前。
这名患者五十来岁,从面相上看,显然是枯竭性肾虚,弓背驼腰,脸色蜡黄,皮肤无光,说话声音极细微。
赵朴通一看这个患者症状明显,也想露一手,便抢着说:“爷爷,这个人应该是肾虚,我来开个方子调理一下吧。”
“不不不,”中年患者道,“肾不好不假。但我此次慕名而来,非为慢性药方,而是想立竿见影的治疗。我听说赵氏医术中有能使人秒勃的回春之术?”
张凡一皱眉,不禁诧异道:“你病情闹到这个地步,一看就是贪恋纵欲,一日泄身三次以上。如今你元神己损,肾水枯竭,一时半日难以恢复,因此需要静养,怎么还要秒勃,还要跟女人横刀立马?要命不要?”
这人受到张凡训斥,却并未生气,反而叹了口气:“医生所说甚是。但我确有难言之隐。”
“何来难言之隐?”
“我家族男性,有一种怪病,没有一个人能活到五十二岁以上。我今年五十一,眼见得明年就是大限之期,我颇有钱财,养了几个女人,日夜狂欢,度一日少一日,养个球生?”